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绅士的新娘 11

11
Bucky从来没有这样和一个人斗智斗勇过,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荒唐的尿壶。从Rogers勋爵把那个该死的尿壶放到床下之后他一直忍着不喝水,Bucky舔了舔干躁起皮的嘴唇,心里算盘打的很美,勋爵大人虽然心血来潮想体验一把护工的艰辛,但他绝对不会在这里守夜。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和一个未婚姑娘睡在同一个房间,他只要忍到小天使贝拉来换班就万事大吉了。

Rogers勋爵在Bucky床边看书,时不时问问他有什么需要,结果沮丧的发现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我很好,大人,没什么需要,谢谢。

她是不是脸皮太薄怕麻烦到他这个勋爵老爷?她以前看自己总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肯定是的,他得先和他未来的妻子消除这种距离感。

他想了想,不如先从自我介绍开始,可是他的家庭还是不提为妙,Betty会被吓跑的。他盯着床上闭眼休憩的心上人,心里泛着泉涌似的快乐,他好久没有这么快乐过了。他要迎娶Betty之后再回伦敦,绝不给雄鹿庄园那个女人一星半点的可趁之机。他不会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被她操纵一辈子。

*
Rogers勋爵拒绝离开,他似乎打算在这里生根发芽,Bucky忍到极限也没能盼来小天使贝拉,他不知道Rogers勋爵在和贝拉传接尿壶的时候就吩咐她晚上不必守夜了。勋爵无视贝拉惊恐的脸色施施然关门谢客,他在追求Betty,怎么能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假他人之手。

这为他牺牲的如今躺在床上的女孩让他无限怜爱,当她发出微如蚊吟的求助声时他立即放下手中的书凑到她跟前,仔细分辨她的声音。

她在念贝拉的名字。一阵不理智的嫉妒瞬间占据了Rogers勋爵的大脑,她爱上贝拉了吗,怎么总是贝拉贝拉的。

“贝拉今天很累休息了,有什么需要告诉我。”勋爵的语气硬梆梆的一点也不像在照顾伤员,Bucky心里苦,嗫嚅着说出那丢人的要求,勋爵大人听了脸上竟然露出一丝在Bucky看来十分欠揍的笑意。勋爵的内心是欣喜的,看,果然还是需要我。Bucky的内心是崩溃的,到底这有什么值得您开心的。

勋爵大人兢兢业业的弯下尊贵的腰身,想了想又直起来,令人迷惑的走向靠墙的衣橱在里面翻找了一番,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根两指宽的黑丝带,Bucky愈发迷茫的盯着他,Rogers勋爵安抚似的冲他笑了笑,用那根黑丝带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Bucky心脏蹦蹦乱跳,勋爵大人的举动总是出乎他意料。那根丝带仿佛系在了Bucky心上。

那个过程尴尬又暖心,Bucky这辈子没这么丢人过,而偏偏他最丢人的一面全被心上人全程参观。

不过另一方面Bucky终于松了口气,勋爵的绅士保住了他的秘密。

*

Bucky的身体在勋爵的精心照料下恢复得很快,他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勋爵脸上的笑意也一天比一天多。

Bucky半靠在床上和前来探望他的旺达小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她带着一股神秘的兴奋劲提起伦敦,说今年的伦敦社交季格外热闹。因为北欧两位王子在伦敦度假,“她们又要争的头破血流了。” 旺达坏笑道。

“你不想嫁给王子?”Bucky问道。
“我想嫁给自由,可惜自由我高攀不起。”旺达眼神黯了黯。
Bucky一时语塞,旺达来自灵魂深处的痛苦他窥得一角却无从抚慰。他希望将来女孩们能选择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困宥在蚕茧一般的社会教条里。
“你知道,有阵子我想说服查尔斯娶我。” 她自嘲似的笑了一下。
“泽维尔男爵?”Bucky吃了一惊。
“形式婚姻,让他救我。” 旺达轻微的叹了口气,“可惜,父亲会嫉妒的发狂,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我嫁给查尔斯。”
“兰谢尔公爵很喜欢泽维尔男爵?”
“你看不出来?”
“他们是很好的朋友,这我知道。”Bucky咬紧下唇,老天,旺达知道她在说什么吗。
“父亲喜欢查尔斯,要我说,他可能除了那枚难看的家徽最喜欢的就是查尔斯了。”
“可,可那是……那是不合常理的。”
“别那么无聊,Betty,我以为一个敢和马蹄搏斗的姑娘不会被这点小事吓到。”
“泽维尔男爵不在意?”
“他当然在意,你以为他为什么二十九了还没结婚,伦敦社交舞会上和他跳过舞的女孩每个都想嫁给他,都被他温柔又冰冷的拒绝了,竟然没有姑娘恨他,真是奇迹。”
恨泽维尔男爵的确是件有难度的事,谁会难为他呢,那个总是笑得一脸温柔的头发打着可爱小卷的男人。
“那他们现在算是……在一起吗?我是说,像……夫妻那样?”Bucky试探的问,旺达谈论家常的语气鼓励了他,似乎他们讨论的这些事和下午茶一样稀松平常。
旺达大笑出声,“像夫妻一样?哈,你可真逗,父亲每年会去伦敦住几个月,过阵子查尔斯会来柏林接受父亲的招待,如果他们没吵架的话,如果闹了矛盾就看父亲需要多久才能哄查尔斯开心,或者查尔斯能忍多久才决定揍父亲一顿然后原谅他。”
“揍,揍人?”
“看不出来吧,查尔斯是击剑高手。”
“听起来挺好的。”Bucky低下头,心里默默的想,“周围没人觉得奇怪什么的。”
“别在公共场合脱对方衣服谁管你关起门来做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却又假装的很好。贵族们的虚伪有时候也挺管用的。” 旺达撩了一下头发,“对了,雄鹿庄园又来信了,我猜我们很快就得启程回伦敦了,Steve说他要带你去,等你伤好之后。”

*

伦敦?Bucky闭上眼,白色的迷雾浮现在眼前,勋爵曾经说会带他去,他以为勋爵说说而已,也好,伤好后,他陪勋爵去伦敦,勋爵不喜欢那里,他想陪着他,舍不得勋爵一人面对那些糟糕的事情,虽然他并不知道他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泽维尔男爵和兰谢尔公爵的事让他燃起一丝希望,也许,索多玛不是罪无可赦,毕竟像泽维尔男爵那样的人怎么可能有罪。

评论(25)

热度(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