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在泰圈浪了大半年,一朝被锤基重新炸回欧美坑…

绅士的新娘 17

Bucky打开行李箱,里面从纽约带来的衣服所剩无几,全被勋爵置换成了时下流行的高档衣物,他抗议说勋爵专横跋扈,结果勋爵转了转手中的金尖钢笔,沉声道,“我可以换上汤玛斯的衣服,如果那让你舒服的话。” 汤玛斯是格兰特庄园的司机。

 *

“不用等Betty了,她有些头晕,长途旅行让她头疼。”Steve对茱莉亚夫人说道。

贵族的餐桌礼仪是女主人决定一场宴席的开始,Steve又一次不动声色的削了她的权威。

茱莉亚沉住气,貌似不经意的笑道,“我还以为美国乡下女孩都像杂草一样健康,今日才算明白传言不可信。”

这么快就等不及挖掘Bucky的身份,茱莉亚夫人的耐心也是越来越少了。Steve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吩咐一旁的女仆道,“把鱼蛋烩饭,奶油菠菜还有焗马铃薯送去夫人房间。”

“夫人?”女仆楞了一下,雄鹿庄园只有一位夫人,新来的Betty小姐还未过门根本不能称为夫人。而且夫人只有早餐在床上用餐,其余时候在床上用餐是不合礼数的。

“Steve, 美国人都教了你些什么?” 茱莉亚夫人的语气严厉起来。

“自由和民主。”Steve随口敷衍。

“你从进门到现在的一系列表现,你父亲都在天上看着呢,”茱莉亚夫人眼眶泛红,一脸悲痛,“上帝,拜托你不为我,不为你尚未成年的妹妹,只为已逝去的灵魂端正一下你的态度好吗?你可以不在乎我,但求你在乎这座庄园的荣誉,它是你父亲一生的心血。”   

Steve抽动了一下嘴角,女人的秘密武器,眼泪。茱莉亚夫人对这一武器运用的炉火纯青。

“茱莉亚夫人,这里就算多了一个夫人,您也还是夫人,没有人会因此减少对您的尊重。”Steve顿了顿,把声音放软,“Betty年轻不懂事,需要您指教的地方多着呢。”  

茱莉亚夫人小声吸了吸鼻子,用手帕抹去眼角的泪光勉力撑起一个笑容算是原谅了Steve.

*

Bucky坐在卧室里的梳妆台前摆弄Steve给他买的睫毛膏,这新鲜玩意是近几年才出的新发明,Steve叫他好好休息不要参加晚宴,Bucky在心里嘀咕,勋爵大人大概是怕他在餐桌上丢人故意不让他去的。   

 

女仆送餐盘进来的时候发现她们的准勋爵夫人并没有娇弱的躺在床上,而是聚精会神的在研究新款化妆品心里顿时生出一丝鄙夷。西维丝把餐盘和餐盘架放在床上,Bucky皱眉道,“小姐,你把餐盘放在那里做什么?”

 

美国的格兰特庄园因为没有女主人所以琼斯太太从未教过Bucky服侍庄园女主人的礼仪,Bucky既不会正确的使唤女仆也不懂这床上用餐的惯例,一脸费解的看着西维丝。那名女仆强忍着笑欠身道,“夫人,您在卧室应该在床上用餐。”   

 

“哦,谢谢。”Bucky蒙蒙的答道。他知道这个女仆在嘲笑他,不过他并不在意。他此行的目的是保护勋爵。他微笑着向女仆点点头,“有需要我会叫你。对了,你叫什么?”

 

“西维丝,夫人。”女仆欠身后离开,迫不及待去仆人大厅分享关于准夫人的笑话。

 

Bucky笑了笑,瞥了一眼摇铃的绳子。摇铃这活计他未干过但极其熟悉。勋爵戏弄他那阵子他听见铃声就火大。两条腿跑上一整天到了晚上像接上去的两块木头一样没了知觉。现在回想起来原来那时候勋爵就是个幼稚鬼,任性的家伙。

他嘴里嚼着饭粒,盯着床沿突然意识到今晚勋爵说不定会跟他同床顿时惊慌起来。勋爵之前就三番五次掀他裙子蹭他大腿,这下要是动真格的,他这秘密怕是守不住了。无论如何得让勋爵打消和他同床的念头。


绅士的新娘 16

被屏蔽了,重发,泪目

搞不清前面发的大家能不能看到(好像又被放出来了),图链我也丢在这里了,能看到哪个看哪个,乐乎有病


正文 (链接戳这里哦~)


图链 (A03看不了的点这里)

绅士的新娘 16

他终究还是去了,带着飞蛾扑火般的勇气,生平第一次离开熟悉的土地,在海浪的颠簸里想着离开伦敦的最后一个晚上,他辗转反侧无数个声音在脑中叽叽喳喳,最终比起自身的荣辱,他更放心不下将独自面对这一切的勋爵。他得陪着他。侯在海岸另一边的茱莉亚夫人不知怀揣着怎样九曲十八弯的心思等着勋爵大人,他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付那个全然陌生的世界。


他接受了勋爵近乎蛮横的求婚,未婚妻的身份更方便行事,但自打勋爵成了他的未婚夫那些连绵不断的小动作时不时让他心惊肉跳,他从前以为勋爵是个冷淡禁欲的贵族样板,如今才后知后觉当初错的有多么离谱,也不知能瞒到几时。


摸脸掐腰每日必有,每天早上见面少不了礼节性的面颊吻,晚上道别多半是好几次热烈的舌吻,有一次勋爵把他抵在墙面上身体沉沉的压过来,不容抗拒的深吻他,勋爵情动之际隔着裙子的布料摸索他的大腿,不一会儿两具身体像纸片一样贴合在一起,他能感觉到勋爵的勃起正贴在他刚刚抚摸过的地方,勋爵的喘息越来越粗,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给我。Bucky脸色吓成了一张白纸,僵在那里一动不动,勋爵抓过他的手按在他的裆部,Bucky脸羞得烧起来,那里硬热的像块烙铁,勋爵把上衣口袋里的方巾握在手心包裹着Bucky的手在柱身上来回滑动,最后射在了方巾里,Bucky的手指也沾上了一些腥白的液体,勋爵嘴角噙着一丝坏笑,吃了它。Bucky睁大了又圆又无辜的眼睛,猫似的呜咽了一声然后一点一点把手指舔干净。Bucky不知道勋爵当时恨不能当场把他的新娘扔到最近的床上好好疼上几回,可惜还不是时候,Bucky的秘密不到时机不能揭开。


*


他们在正午十分抵达雄鹿庄园,Bucky挽着勋爵的胳膊,戴着时下流行的镶着珠宝和贵重羽毛的宽边帽,一身伦敦春季最昂贵布料剪裁而成的翡翠色长裙,勋爵把他打扮的像个暴发户。


雄鹿庄园门口迎接庄园主人的仆人们与格兰特庄园类似,一水的姑娘,一成不变的女管家,这个庄园里也几乎见不到男仆,除了司机和园丁。她们显然被勋爵大人第一次带回家的女伴勾起了无限的好奇心,眼里闪着克制不住的兴奋,新人,新故事,新八卦。这是她们辛劳生活里唯一的乐趣。


茱莉亚夫人不着痕迹的掩饰了Steve未在电报中向她通报这个陌生女人的怒火,Steve已然悄无声息的向她宣战,她露出富有教养的假笑,“这真是个大惊喜。”


Steve露出如出一辙的笑容,“遇见Betty的确是个惊喜,抱歉,茱莉亚夫人,我应该早些通知您的。”


“这没什么,她一定让你高兴坏了,乐不思蜀。”茱莉亚夫人看似不经意的把目光投向Bucky.


Bucky紧紧扣着Steve的臂弯,紧张兮兮的盯着茱莉亚夫人,那是Bucky从未遇到过的那一类女人,天使的脸蛋上带着女巫的神情,精确计算过的笑容如同一张画好了弧度的纸让Bucky觉得后脊发凉。


“你好,夫人。”Bucky向问候他母亲的朋友那样向茱莉亚夫人问好。


浓厚的布鲁克林口音像一记重重的耳光抽在茱莉亚夫人脸上,Steve Rogers不惜找了一个美国乡下姑娘来对抗她。茱莉亚夫人忍住嘴角的抽搐,勉力笑道, “欢迎你Betty小姐,希望你在这里住的习惯,有任何需要请告诉我。”


“谢谢夫人。”Bucky的身体不自觉的想向茱莉亚夫人行个屈膝礼被Steve及时察觉一把搂住他的腰解围道,“茱莉亚夫人,Betty旅途劳顿需要休息,都是自家人就不多客套了。”


茱莉亚夫人微微蹙眉,Steve的反常让她异常警觉起来。她吩咐仆从把庄园主人和他的未婚妻带去他们的房间。一番安顿之后她立即给美国格兰特庄园的管家琼斯太太拍去一封电报询问Betty的身份,她在晚餐前收获了答案,一个令整个庄园和Rogers姓氏蒙羞的答案,那个愚蠢的乡下女孩居然是仆人出身,Steve娶了她会让雄鹿庄园沦为整个伦敦上流社会的笑柄。


Steve和她之间的战争旷日持久,她不会让这个混血的美国小杂种窃取她经营了一辈子的心血,她才是这个庄园真正的主人。


Betty Barnes,这可怜又无知的女孩一定还不知道她未婚夫在怎样利用她,Steve也真够蠢的,一个对他的过去一无所知的女孩如果听说了他在伦敦社交界闹出过的满城风雨还怎么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茱莉亚心情大好,嘴角保持着完美的弧度换上华丽的晚装走入餐厅。



绅士的新娘 15

Steve在书房里殚精竭虑的闷了两天,而后郑重的向泽维尔男爵宣布,“请你们装作不知道Barnes是男孩的事。”

泽维尔男爵挑了挑眉。

“放心,我有分寸。”

泽维尔男爵很不放心的看着信誓旦旦的老友,直觉告诉他事情不会像他老友想象的那么顺利。

“Steve…”,他认为坦诚才是一段真挚感情的基础,当初兰谢尔公爵对他耍的那些小花招差点让他们老死不相往来。

“别,查尔斯,别,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求你,信我一次。”
泽维尔男爵清了清嗓子,欲言又止的端起茶几上的红茶啜了一口,不太赞同又万般无奈的笑了一下,“我的朋友,希望你别后悔。”
“谢谢,查尔斯,万分感谢。”

*

Steve把玩着手里精致的黑色天鹅绒方盒,他要向Barnes求婚,他的确不知道要怎么追求一个男孩,但若他装作无知无觉的样子向一个叫Betty的女孩求婚则是顺理成章。Barnes可能会被吓到,但他有绝对的把握留下他。

他整了整衣领,推门而入。Barnes无精打采的窝在沙发里,Steve皱了皱眉,显然这不是求婚的好时机。可今天他非办成这事不可。

“Betty,” Steve轻声唤道。
“啊,勋爵大人”,那男孩一脸惶恐的跳起来,急匆匆的向他行礼,“抱歉,没留意您进来。”
“没事,我只是来看看你去伦敦的行李收拾的怎么样了。”
“都收拾好了,大人。”
Steve勾起一抹微笑,“你刚才在想什么?”
哎,男孩没想到勋爵会出乎意料的问他这么私密的问题,一时语塞,半天答不上来,窘迫的耳尖都红了,“我……我……”他在想坎迪丝她们说的那些话,想着勋爵,以及他不可能和眼前这个男人拥有的未来。越想越难过,窝在沙发里生不如死又舍不得一走了之。

“莫非是在想我?”Steve一把扣住男孩的脖颈,热气呼在他脸颊上,容不得他反抗,他做了一直以来想做的那件事,吻他,舌头灵巧的钻进男孩稚嫩的口腔,翻江倒海般吸吮,片刻后,Steve放开他,男孩漂亮的绿眼睛迷离的看着他,那恍惚迷糊的神情叫他爱怜的忍不住又将他两片玫瑰色的嘴唇细细吮了一遍,这才意犹未尽的又问了他一遍,“是不是在想我?”

“是,大人,是的,我在想您。” 男孩软在他胸口,第一次诚实的面对自己,说出来真好。

Steve把西裤口袋里的天鹅绒小方盒掏了出来,在男孩眼前打开,没等男孩看清那盒子里的物什便把那闪着耀眼光泽的东西套在了他左手无名指上,“做我的妻子吧,Betty,我爱你。”

什么!!

Bucky瞬间清醒过来,完了,他最担心的场景出现了,勋爵真的爱上了那个不存在的女孩。可勋爵这让人哭笑不得的霸道求婚方式让他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勋爵,您,您怎么能这么狡猾,没有哪个绅士是像您这样向心仪的女孩求婚的。没有鲜花没有乐队,直接把人吻晕了不管不顾给人套上戒指再求婚,您这样是会被姑娘揍的。

*
他盯着手上的戒指想放声大哭,他不是Betty,不是Betty,不是Betty,他谁也不是。他想缩到地缝里躲起来,他多希望他是Betty,那样他就能幸福的接受心爱之人的求婚,和他在祝福声中共谐连理。他不是她。他会让他的名声受污,让他大失所望,甚至带来牢狱之灾。

“抱歉,大人” Bucky艰难的伸手去摘戒指却被Steve死死握住。
“别拒绝我,你知道你爱我。”
“我不能爱您,对不起,我不能爱您。”Bucky眼角泛着泪花。
“爱没有能不能,只有愿意不愿意。你愿意爱我吗?”
“我愿意,您想不出我有多愿意,但是,我真的不能接受这个,我不能和您结婚。”
“我不值得你嫁?还是我不够资格?告诉我。”
“不是,是我不够资格。我不够好。勋爵大人,我有很多很多缺点,您只是没发现而已,您会后悔莫及的。伦敦那里有无数大家闺秀,每一个都胜我万千。”
“那让我当做一项挑战好了,看看最后能不能把你彻底变成我的好女孩。”
我的好女孩,Bucky在心里酸溜溜的重复了一遍,静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不能生育,您娶我会绝后的。”Bucky低着头,把他的秘密变相托出。勋爵大人,这下您该懂了吧。

Steve轻笑出声,抬起男孩的下巴,在他嘴唇上啄了一口,“这就是你担心的?不能生孩子?女人也好,男人也罢,我从来不认为我们的价值与是否能够繁育后代有关,有,很开心,没有,也一样开心。生活本来就不止一种活法。”

Bucky动摇了。

“好了,宝贝儿,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启程去伦敦。” 在男孩想出新的拒绝理由之前Steve吻了吻他的手背截断他所有的退路,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Bucky Barnes一夜未眠。

绅士的新娘 014


伦敦之行延期了。勋爵只字未提为何会突然决定延期,并且他待在格兰特庄园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庄园的客人,兰谢尔公爵已先行启程回柏林,泽维尔男爵和旺达小姐留了下来似乎是打算和勋爵一同返回伦敦。

Bucky坐在久违的仆人大厅却哭笑不得的发现以前和自己亲近的那些姑娘们没人前来和他搭话,只有贝拉偶尔会和他说上几句,但她眼底那抹忧伤始终挥之不去,Bucky茫然不知所措,他直觉贝拉有心事却又不知从何问起。午饭后领班女仆坎迪丝悄悄把Bucky拉到一边,善意的劝告他以后不用再来这里了,他的出现只会使大家紧张。

 

“为什么?“Bucky不解的问。

“Betty,勋爵对你的意思我们都看得很清楚,和未来的女主人同桌用餐任这里谁都会不自在。“

Bucky抓紧了衬裙,突然间觉得这一切有些黑色幽默,他怎么可能会成为这里的“女主人”,然而坎迪丝的话却点醒了Bucky,他一直为自己对勋爵求而不得的爱恋辗转反侧,一直用筹齐学费就离开这里的借口来欺骗自己,而事实就是他根本不该在这里停留,尤其是万分之一的可能勋爵真的对他也怀有爱意的话,那他简直罪大恶极。勋爵爱上的那个女孩从未存在过。

Bucky苦涩的想,如果从一开始就以他本来的样子遇见勋爵他说不定还有勇气赌一赌,虽然结果极有可能遭到勋爵残忍的拒绝,毕竟他记得这座庄园有多讨厌男人。即使勋爵没有为兰谢尔公爵和泽维尔男爵的关系所困扰也不代表勋爵会接受一个男人作爱人。

 

*

“查到了。”Rogers勋爵把一沓资料摆放在泽维尔男爵面前,“Bucky Barnes,纽约大学新生,父亲是个木材商人,母亲是音乐教师,有一个妹妹,今年刚刚和未婚夫订婚,父亲生意不顺,他申请了一年休学。”

“所以他来这里是为了筹措学费?”

“可能是吧。之前华尔道夫酒店的服务生应聘者里也有他,恰好琼斯太太也在那个酒店贴出了招聘启事。”

“那男孩没有怀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值得庆贺。“泽维尔男爵翘起一边唇角,从目前来看情况不坏。

“查尔斯,他是个大学生。“Steve的声音低了下去。

“所以?”泽维尔男爵挑起一边眉毛。

“他是个对未来有规划的人,将来想当个律师,工程师什么的…”

“他爱你,Steve。“

“他从未说过,那也许是我们所有人的错觉,他救我或许只是因为他品行高尚。“

“那我猜他偷偷看你的时候脸红也是品行高尚?“泽维尔男爵笑出声,”试试吧伙计,对自己有点信心,


Steve深深吸了一口气,追一个男孩,他要向兰谢尔公爵求助吗,他对此毫无头绪。

 

总是时不时被刷到演员作品以外的事,尤其是私生活最让人反感,哎呦,某某交女友了,比如之前SKAM里演Even的Henrik, 才22,今天交女友,明天分手,后天再交一个,跟fan真的没关系,我只想知道他还会演些什么作品。我关心一个好演员的作品,我不在乎他交几个男女朋友。

看着一堆在首页刷384去怼一个脑残粉丝维护他女友的事,只想说,我并不想知道这些。

有演员新作品介绍,欢迎,影评,欢迎,公开的慈善活动或者片场趣闻,ok,除此之外,我真的真的不关心……取关一堆


绅士的新娘 13

Steve Rogers用尽最后一点贵族礼仪合上了眼前的门把一脸惋惜加同情的泽维尔男爵关在了门外。他想粗鲁的发泄,打几个沙包或者砸坏几件瓷器,但那不是泽维尔男爵的错,也不是Betty的错,错只错在他自己眼拙,那么多破绽他偏偏一个都没留意。只顾着专心致志的戏弄那女孩开心,现世报来得措手不及。他瘫坐在沙发里,疲惫的用手遮住眼睛,Betty是个男孩,一个男孩,老天。如果他没有爱上Betty,那么一切还来得及,他会孤身回到伦敦和雄鹿庄园里的朱莉娅夫人斗到地老天荒,他不介意和朱莉娅为他安排的对象结婚,以朱莉娅的手腕,这送上门戴着丰厚嫁妆的新娘必定是一杯藏毒的美酒。

但现在他无法接受任何一个不是Betty的人做他的新娘,他爱Betty,他只要Betty做他的新娘。可一个男孩如何做他的新娘。如果查尔斯没有及时拦住他,他的求婚一定是场灾难。

Betty,不,他肯定不叫这个名字,Steve Rogers,你真是逊到家了,居然到现在连心上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

“他还好吗?”从兰谢尔公爵那里听到令人震惊的真相后,旺达担忧的问刚进门的泽维尔男爵。

“不怎么好,旺达小姐。”泽维尔男爵微微叹了口气。

“查尔斯,真希望有一天你能像关心你的朋友那样关心一下我。”兰谢尔公爵转动着手杖。

“老天,父亲,现在不是你吃醋的时候。”

“查尔斯的确很偏心,他从来没为我那么失态的奔跑过。我很受伤。”兰谢尔公爵用眼角瞄了一眼正在忧心的泽维尔男爵。

“好了,艾瑞克,”泽维尔男爵的眉宇间露出一丝烦躁的神色,兰谢尔公爵立即闭上了嘴,“我希望Steve能想明白。”

 

一阵沉默后,泽维尔男爵下意识的靠近兰谢尔公爵,倚着他的臂膀,兰谢尔公爵轻轻抚了抚泽维尔男爵靠在他身侧的小臂,“其实那个男孩才是你们真正该担心的,一旦他知道Steve清楚他是个男孩,即使Steve愿意,他却不一定愿意,查尔斯,不是每一段这样的关系都像你我一样幸运。”


旺达倒吸一口气,她父亲虽然刻薄,但他说的是事实。他们连Betty男扮女装进入格兰特庄园的动因都不明确就在这里替Steve操心,一厢情愿的认为只要Steve没有心结Betty一定会欢天喜地的接受。该死的贵族傲慢,想当然的把Steve对Betty的爱当成某种恩赐。上帝,她看得出Betty有多爱Steve,但他是不是打算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和Steve成为忠诚的伴侣,他们对此一无所知。

 

*

“嗨,东西都准备好了吗?”贝拉小心翼翼的一边打招呼一边探究Betty脸上的表情。在她向泽维尔男爵揭露Betty的小秘密后已经过去了五六个小时。

“嗯,多亏有你帮忙。”Bucky一脸灿烂的笑着看向贝拉。

贝拉努力扯动嘴角,“都做了那么久的室友了,这点忙算什么。”

 

“对了,贝拉,我有件东西送你,闭上眼睛。”Bucky神秘兮兮的笑。

贝拉疑惑的看着Bucky。

“闭上,保证你不会后悔。”

贝拉半无奈的闭上眼睛,片刻后一阵凉意触到她脖颈上的皮肤,她下意识的想睁开眼睛却听见她的室友嚷嚷,“再等一会儿。”

“好了。”

贝拉睁开眼睛,发现脖子上多了一圈洁白的珍珠项链。

“我用上个月薪水买的,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希望你别嫌弃,我的好贝拉。”Bucky笑盈盈的看着戴着项链的女孩。她并没有高兴地给他一个拥抱,相反,她盯着Bucky嘴唇抽动着,眼里慢慢聚满了泪水,最后泣不成声。


脑洞 #上错花轿嫁对郎,误#

note:柯TJ,火王子

TJ在被窝里抖抖簌簌,再过一会儿那个十恶不赦恶贯满盈比十个Jack还可怕的大魔王就要来了,先为屁股哀悼三秒钟。

TJ是大魔王的新娘,三天前他做了这辈子自以为最勇敢的决定,冒名顶替他哥Jack爬上了迎亲的大花车,他废柴了小半辈子没替他哥省过一回心,这次和亲,他以为父亲会趁机甩掉他这个包袱没想到父亲居然指名要Jack嫁给传说中那个十恶不赦恶贯满盈老母猪都会被吓到上树的蛮族大魔王Curtis。他绝对不能让Jack羊入狼口。

Curtis接花车时第一眼就觉得不对劲,把人接进洞房彻底明白了TJ耍的把戏,他没戳穿TJ拙劣的演技,只是他拿不准到底是Jack反悔了他们的约定还是迎亲队伍搞错了对象。

TJ一副英雄就义大义凛然的姿态扒光了衣服,露出滚圆白皙的屁股在Curtis眼前晃,“来吧,向我开炮!”

绝对是迎亲队搞错了,Jack不会派这么个傻缺来耍他,听说Jack有个傻不隆冬的孪生兄弟,Curtis嫌弃的看了眼床上的屁股,妈的,管他呢,娶错就娶错吧,好歹和Jack还是亲家,不影响大局。

为了祖国统一大业,Curtis深吸一口气,提枪上马。

此时此刻另一边的Jack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Thomas J, 你就没一天能让我省心的!他对Curtis感到由衷的抱歉和深切的同情,毕竟,预订了大半年的爱马仕定制包包好不容易到手发现不仅是仿的还连A货都不算。

不过Jack毕竟是Jack,他立即掏出Plan B,备胎计划,——Johnny 中二病重症患者 Storm。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