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绅士的新娘 16

他终究还是去了,带着飞蛾扑火般的勇气,生平第一次离开熟悉的土地,在海浪的颠簸里想着离开伦敦的最后一个晚上,他辗转反侧无数个声音在脑中叽叽喳喳,最终比起自身的荣辱,他更放心不下将独自面对这一切的勋爵。他得陪着他。侯在海岸另一边的茱莉亚夫人不知怀揣着怎样九曲十八弯的心思等着勋爵大人,他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付那个全然陌生的世界。


他接受了勋爵近乎蛮横的求婚,未婚妻的身份更方便行事,但自打勋爵成了他的未婚夫那些连绵不断的小动作时不时让他心惊肉跳,他从前以为勋爵是个冷淡禁欲的贵族样板,如今才后知后觉当初错的有多么离谱,也不知能瞒到几时。


摸脸掐腰每日必有,每天早上见面少不了礼节性的面颊吻,晚上道别多半是好几次热烈的舌吻,有一次勋爵把他抵在墙面上身体沉沉的压过来,不容抗拒的深吻他,勋爵情动之际隔着裙子的布料摸索他的大腿,不一会儿两具身体像纸片一样贴合在一起,他能感觉到勋爵的勃起正贴在他刚刚抚摸过的地方,勋爵的喘息越来越粗,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给我。Bucky脸色吓成了一张白纸,僵在那里一动不动,勋爵抓过他的手按在他的裆部,Bucky脸羞得烧起来,那里硬热的像块烙铁,勋爵把上衣口袋里的方巾握在手心包裹着Bucky的手在柱身上来回滑动,最后射在了方巾里,Bucky的手指也沾上了一些腥白的液体,勋爵嘴角噙着一丝坏笑,吃了它。Bucky睁大了又圆又无辜的眼睛,猫似的呜咽了一声然后一点一点把手指舔干净。Bucky不知道勋爵当时恨不能当场把他的新娘扔到最近的床上好好疼上几回,可惜还不是时候,Bucky的秘密不到时机不能揭开。


*


他们在正午十分抵达雄鹿庄园,Bucky挽着勋爵的胳膊,戴着时下流行的镶着珠宝和贵重羽毛的宽边帽,一身伦敦春季最昂贵布料剪裁而成的翡翠色长裙,勋爵把他打扮的像个暴发户。


雄鹿庄园门口迎接庄园主人的仆人们与格兰特庄园类似,一水的姑娘,一成不变的女管家,这个庄园里也几乎见不到男仆,除了司机和园丁。她们显然被勋爵大人第一次带回家的女伴勾起了无限的好奇心,眼里闪着克制不住的兴奋,新人,新故事,新八卦。这是她们辛劳生活里唯一的乐趣。


茱莉亚夫人不着痕迹的掩饰了Steve未在电报中向她通报这个陌生女人的怒火,Steve已然悄无声息的向她宣战,她露出富有教养的假笑,“这真是个大惊喜。”


Steve露出如出一辙的笑容,“遇见Betty的确是个惊喜,抱歉,茱莉亚夫人,我应该早些通知您的。”


“这没什么,她一定让你高兴坏了,乐不思蜀。”茱莉亚夫人看似不经意的把目光投向Bucky.


Bucky紧紧扣着Steve的臂弯,紧张兮兮的盯着茱莉亚夫人,那是Bucky从未遇到过的那一类女人,天使的脸蛋上带着女巫的神情,精确计算过的笑容如同一张画好了弧度的纸让Bucky觉得后脊发凉。


“你好,夫人。”Bucky向问候他母亲的朋友那样向茱莉亚夫人问好。


浓厚的布鲁克林口音像一记重重的耳光抽在茱莉亚夫人脸上,Steve Rogers不惜找了一个美国乡下姑娘来对抗她。茱莉亚夫人忍住嘴角的抽搐,勉力笑道, “欢迎你Betty小姐,希望你在这里住的习惯,有任何需要请告诉我。”


“谢谢夫人。”Bucky的身体不自觉的想向茱莉亚夫人行个屈膝礼被Steve及时察觉一把搂住他的腰解围道,“茱莉亚夫人,Betty旅途劳顿需要休息,都是自家人就不多客套了。”


茱莉亚夫人微微蹙眉,Steve的反常让她异常警觉起来。她吩咐仆从把庄园主人和他的未婚妻带去他们的房间。一番安顿之后她立即给美国格兰特庄园的管家琼斯太太拍去一封电报询问Betty的身份,她在晚餐前收获了答案,一个令整个庄园和Rogers姓氏蒙羞的答案,那个愚蠢的乡下女孩居然是仆人出身,Steve娶了她会让雄鹿庄园沦为整个伦敦上流社会的笑柄。


Steve和她之间的战争旷日持久,她不会让这个混血的美国小杂种窃取她经营了一辈子的心血,她才是这个庄园真正的主人。


Betty Barnes,这可怜又无知的女孩一定还不知道她未婚夫在怎样利用她,Steve也真够蠢的,一个对他的过去一无所知的女孩如果听说了他在伦敦社交界闹出过的满城风雨还怎么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茱莉亚心情大好,嘴角保持着完美的弧度换上华丽的晚装走入餐厅。



评论(18)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