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绅士的新娘 06

06

Rogers大人这两天愁眉不展,起因是一封信,Bucky把信放在银托盘里给勋爵送去,那封信上有一个形状奇特的家徽,状似花体X,勋爵拆开信件不一会儿就走到落地窗旁对着不远处的山毛榉树皱起了眉头。

直到下午他才动笔写回信,信件蜡封后交给Bucky,他幽幽的说了一句,“要来贵客了,你通知琼斯太太准备一下。”

*

为了迎接勋爵口中的贵客格兰特庄园上下忙做一团。Bucky听说贝拉和安娜被指名服侍新来的客人,勋爵那边只剩下他和迪亚轮班。迪亚美滋滋的笑,“凯瑟琳那个蠢货,那么急不可耐,不然说不定有机会攀上Rogers勋爵的客人哩。”

Bucky厌恶的看了她一眼,落井下石的人真是让他倒尽胃口。

*

勋爵大人的贵客是查尔斯•泽维尔男爵以及兰谢儿公爵的长女旺达。Rogers勋爵一身正装在庄园门口迎接他们,两位贵客只身前来,Bucky从Rogers勋爵微微皱起的眉宇间预感这两位的到访怕是会带来大麻烦。

那位泽维尔男爵一下车就热烈的拥抱了Rogers勋爵,用一口浓厚的苏格兰腔笑道,“Steve,我的朋友,很高兴见到你还是这么精神。”

旺达小姐带着一丝愧疚的神色拥抱他,“抱歉,还是打扰你了。”

Rogers露出一抹无奈又略带宠溺的笑容,“恐怕一个大西洋也挡不住你父亲追来的步伐。”

旺达嘟起嘴,“我已经十七岁了,他不能跟管他那几只宠物犬似的管我,”说着把目光转向查尔斯,“查尔斯就是看不过去才带我逃走的。”

“嘿嘿,小姐,说好只是暂时静一静”,查尔斯在嘴上压了一根手指,“没人要从兰谢尔公爵身边逃走。”

Rogers勋爵笑了笑,轻轻拍了拍查尔斯的肩膀把他引入大厅。

*

泽维尔男爵和旺达小姐的到来让格兰特庄园前所未有的热闹起来。尤其是泽维尔男爵妙趣横生的谈话技巧把服侍他的贝拉逗的成天笑得眉眼不见。连一向严肃克制的安娜都忍不住不时露出强压下去的笑容。琼斯太太气得在楼下抱怨欧洲贵族里居然会出现泽维尔男爵这样毫无绅士品格的堕落之辈,难怪会带着公爵未成年的女儿私奔。

Bucky在心里吐了吐舌头,他很喜欢泽维尔男爵,他亲切幽默又毫无贵族老爷的架子,这里除了琼斯太太几乎每个人都喜欢他。旺达小姐也不骄矜不挑剔,服侍她的安娜对她赞誉有加。

老朋友的陪伴也让Rogers勋爵枯燥的生活丰富了不少。比如,陪旺达小姐逛街。老实说Rogers勋爵听到这个要求时那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让Bucky偷笑了半天。他高中时陪班里几个姑娘逛过街,那可是对男士耐心和体力的考验。你永远不知道女孩子们娇小的体内怎么能在逛街时爆发出那么持久的能量。

Rogers勋爵像发现了Bucky心思似的,瞥了他一眼,“Betty也去,我对女士的服饰不怎么在行。”

*

旺达在商场里转了一圈又一圈,两位男士提着一串袋子像护送女王出行似的跟在后面,Bucky走在旺达左侧,Rogers勋爵和泽维尔男爵在外完全没把他当仆人,两人不时交谈着,只要他和旺达停下脚步他们就会礼貌的停止谈话,耐心等待他们在一堆衣物和首饰里挑挑拣拣。

他们路过一间珠宝店的时候,Rogers勋爵突然顿住脚步,他盯着一串翡翠项链看得出神,店员热情的介绍这是产自缅甸的翡翠,成色极好,绿的晶莹剔透。Rogers勋爵把那猫眼似的宝石放在手心里暖了一会儿,突然对Bucky勾了勾手,“过来,试一下。”

泽维尔男爵和旺达小姐立即交换了一个讶异又意味深长的眼神,Rogers勋爵看了他俩一眼,“只是请Betty帮忙试一试,旺达的眼睛不适合这个颜色。”

Rogers勋爵的手像呵护情人一样温柔的拂开Bucky及肩的长发,小心翼翼的把项链圈在Bucky脖子上,退开两步后细细端详,泽维尔男爵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画面,Rogers说谎的技巧拙劣的连三岁孩童都不如。

旺达顺势在一旁起劲的闹腾,“看来未来的Rogers夫人也和Betty一样漂亮。”

Bucky紧张的拽了一下袖口,他们误会了,他肯定这是Rogers勋爵补上今天戏弄他的份额。勋爵给旺达小姐当了一天临时拎包男仆,怎么也要在他身上找点乐子平衡平衡。泽维尔男爵和旺达小姐身份高贵,又是勋爵大人的朋友,自然不会是勋爵戏弄的对象。那个倒霉蛋只能是他。不过他不生气,相处这么久他了解勋爵的分寸,勋爵本性善良温柔,偶尔喜欢恶作剧,在他看来,竟有点可爱。

Rogers勋爵为Bucky取下项链的时候温柔的指尖擦过他后颈薄薄的皮肤,发现那片白皙的皮肤敷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羞成这样,Rogers必须使出所有的自控力才控制住自己没吻在那片可爱的红晕上。他打赌他如果这么做Betty会吓哭的。

那串翡翠项链最终被Rogers勋爵以800美金的价格买下,Bucky觉得勋爵大人这次戏弄他的代价有点高,800美金啊,肉疼。有钱佬的任性。

*

迪亚这几天在楼下总是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不仅对几个低阶女仆的工作指指点点还不时语带嘲讽的暗示Bucky是下一个凯瑟琳。

“就她那平得跟搓衣板一样的胸还指望爬上Rogers勋爵的床,凯瑟琳都没勾引到的大人,她竟然做这种白日梦,真可怜。”迪亚一边喝着杯中的热可可一边向厨娘撇了撇嘴。

其他高级女仆都在楼上服侍,她之前被指派和Bucky一起服侍勋爵,但是Rogers勋爵这两天根本不摇铃。Bucky除了晚上回仆人居住的地方睡觉外其他时间都在Rogers勋爵身边。连陪旺达小姐逛街这种好差事都落到她一人头上。贝拉和安娜都没捞着这难得的出门机会。

“Betty不太可能会做那种事。”厨娘年近五旬,大半辈子的阅人经验告诉她Betty和凯瑟琳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凯瑟琳迷人的眼睛里满是精明的算计,Betty的眼睛却诚恳清澈,看不见一丝杂质。

迪亚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看着吧,要不了多久她就会干出让你惊讶的事来。”

*

“不可能!”旺达小姐把手中的信件狠狠摔在桌子是上。

“查尔斯,”她眼里闪着泪光,“是不是你把我们的行踪告诉了父亲?亏我这么相信你。我就知道你们是一伙的。”

“嘿,”泽维尔男爵轻轻抚着她的肩膀,“别激动。我以我的家族荣誉起誓绝没有向兰谢尔公爵透露半个字。”

“那他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我到了这里。他应该以为我们去了印度。”

“令尊……有很多朋友……”

“朋友……”旺达语带嘲讽的说,“老天,查尔斯,你真会说话,我认识他这么多年,除了上门借钱和找麻烦的一个真正想认识他的人都没有。你是他唯一的朋友。”她顿了顿,“也是我唯一的朋友。”

*

“你们的保密工作做的可真周密,来这一周就被兰谢儿逮个正着。”Rogers勋爵挥了挥手中印着状似诡异头盔家族徽章的信件,“公爵大人下周莅临寒舍,老实说,我家还从未这么热闹过。”

Bucky看见旺达小姐和泽维尔男爵都露出了那种风暴来临前夕的表情。

Rogers勋爵也罕见的蹙起眉弓。

这位兰谢尔公爵到底是何方人物。

评论(25)

热度(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