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绅士的新娘 章二

Note:背景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

章一

雾霭中的格兰特庄园轮廓隐隐卓卓,三面环绕着小树林,看起来颇有几分世外桃源的氛围,正门宏大庄严,符合Bucky读过的书上对庄园的所有描述。

他捏紧手中的行李箱把手。这是今后一年他将要生活工作的地方,以一个女孩的身份,庄园的宏伟真实而深切的提醒着他这里的主人身份是多么尊贵,容不得他出半点差错。他必须谨小慎微的对待每一个人。

*

琼斯太太刀锋一般的视线扫过面前一排前来报到的新人,五个身高参差不齐的女孩神色紧张的等待管家训示。

“今天起,你们将成为格兰特庄园的一份子,你们每个人的表现都关乎庄园的声誉和颜面,你们将接受严格的训练以达到庄园的要求,你们必须拿出最好的状态来回报庄园给予你们的丰厚回报。” 琼斯太太像宣读独立宣言一样肃穆。

姑娘们不敢作声只互相交换了略显不安的眼神。

“你们的主人Rogers勋爵,身份尊贵,为人慷慨,广受尊崇,你们必将全心全意为勋爵大人服务。记住,能来到这里是你们每一个人的幸运。”

勋爵?老天,一个欧洲贵族吗?Bucky轻轻咬了下嘴唇。难怪出手如此阔绰。Bucky偷偷环视了一圈大厅,没看到任何有关勋爵的画像,欧洲贵族们总爱穿着花里胡哨的繁复正装请时下有名的画师为他们作画悬挂在客厅显耀。莫非Rogers勋爵是个丑八怪?但愿别难看的和他邻居家的那只斗牛犬一样,那会让他做噩梦的。

“Betty!”

琼斯太太一声严厉的呵斥吓得Bucky赶紧收回视线。

“明天起,开始基本礼仪训练。”琼斯太太交待完最后一句话,冷冷瞪了Bucky一眼才转身离开。

Bucky欲哭无泪。才第一天就惹管家太太讨厌了。

*

琼斯太太一离开,姑娘们立即叽叽喳喳的活跃起来。

“勋爵大人多大年纪?”
“他是做什么的?”
“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他?”
“这里有女主人吗?”
“勋爵大人会举办舞会吗?”

姑娘们按捺不住好奇心彼此热切的问着没有答案的问题。

“咳——” 一位约莫三十多岁穿着白色花边衬裙的女人走了过来。

姑娘们立即止住了喧闹迅速站成一排。

女人微微翘起唇角,琼斯太太果然眼光毒辣,挑出来的均潜质可佳,“各位不必紧张,我是领班女仆坎迪丝,我负责带大家熟悉这里的环境以及安排你们的住所。”

姑娘们提着各自摆放在一边的行李箱跟在坎迪丝身后穿过客厅,走廊,来到庄园最西侧,走廊末端有一扇铁门,分隔主人和仆人居住的区域,白天不上锁,晚上门禁十一点,钥匙由琼斯太太亲自保管。

坎迪丝给新来的姑娘们分配住所,Bucky和一个叫贝拉的女孩住同一间房。房间里有两张铁床,一个梳妆台,两个简易橱柜。

两人共住,自己得加倍小心守住那份小秘密。Bucky趁贝拉沉浸在收拾行李的欢愉中悄悄打量这个姑娘,她个子不高,长着圆圆的脸蛋,一脸雀斑,看上去很和气。老天保佑她是个迟钝的姑娘。

*

清晨五点坎迪丝便一一敲门叫醒睡意朦胧的新人。Bucky揉揉眼睛,一骨碌爬起来,摸摸假发,还好粘的够牢固,胸口的海绵垫他昨晚偷偷在被窝里拆下来藏在被子里,起床前再偷偷粘回去,不然戴着那玩意简直没法睡。

“早上好。”贝拉打着呵欠向他问好。他回以微笑,“早上好。”

*

Bucky在早餐时发现庄园里的仆役人数不多,大约十五六个,坎迪丝说庄园里只有Rogers勋爵一个人,勋爵大人前几年一直在外经商游历,直到今年才打算在美国长期居住。庄园里真正见过勋爵大人的只有琼斯太太和园丁老比利。

为什么庄园里见不到男仆?贝拉好奇的问。这也是一直盘旋在Bucky心头的问题。坎迪丝变了脸色,压低嗓音,“不该问的别多嘴。”

Bucky心中敲起了小鼓,这位勋爵大人是有多讨厌男人,上帝,他低下头使劲嚼着烤土司为自己的未来深深忧虑着。

*

由于庄园主人常年在外,琼斯太太之前招来的杂役女仆只是为了维护庄园的整洁体面,而现在庄园主人正式归来,必须为之配备训练有素的高级女仆以满足主人的各种需要。

她在严格训练这些姑娘的同时告诫她们不要抱有逾越身份的幻想,太多姑娘因此惹上大麻烦。

Bucky一边挺直腰板顶着书本练习行走的姿势一边在心里嘀咕放心吧太太我绝不会惹上这麻烦。我能离那位大人多远就离多远。最好别让他看见我。只要薪酬不降他宁愿去后院做个柴火姑娘。

“把胸挺起来,贝拉,你没吃早饭吗!”
“安娜,走路不要摇晃,不要摇晃!”
“上菜的时候不要把腰弯那么低,凯瑟琳。”
“……”

“这是什么?”
“大勺子?”Bucky沮丧的等着挨骂。
“肉羹勺,我的天,你们简直无可救药!”

两个星期后
“报出这些勺子的名字。”
“蛋勺,汤勺,西柚勺,肉羹勺……”Bucky熟练的报出十几种看起来没什么分别的勺子名称,琼斯太太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

姑娘们的训练初见成果。

后天是大日子,勋爵大人终于要回来了。庄园上下都按耐不住的紧张和兴奋。只有Bucky一个人希望勋爵大人最好别回来。一个他这辈子见过的最讨厌男人的人,以及他刚好是个男人的隐忧让他夜不安枕。好几次梦里被面目模糊衣着华贵的勋爵大人扭送到警察局吓出一身冷汗。

然而不管Bucky如何抗拒,勋爵大人归来的那一天终究不急不缓的来了。

评论(13)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