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贡品 06

05

 

06

巴基紧紧挨着史蒂夫坐在颠簸的马车里,咬着嘴唇想怎么才能让史蒂夫在踏进王宫宴会厅之前换上一副不会吓坏稚童的脸。他没想到史蒂夫会在出发前的最后一刻反悔,他不想让巴基去参加那个该死的宴会,他打算告诉国王巴基身体抱恙,巴基不认同的撇嘴,史蒂夫一本正经的说我可以告诉那个色老头你被我操坏了。巴基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史蒂夫脑门,闭嘴,小混蛋。

 

“别去,求你了,巴克。”史蒂夫可怜兮兮的抱着巴基,“这事我想了三个月,临到头我还是受不了。”

“小史蒂夫,”巴基几不可闻的轻叹,“你知道我非去不可。”史蒂夫若违抗王命只身前去,国王本就对史蒂夫不满,此番有了这么好的由头必会降罪于他,说不定有去无回。这么凶险的后果他怎么可能让史蒂夫去担。

“我不怕他,”史蒂夫倔强的不肯挪步,“他不敢把我怎么样。”

“我怕。”巴基贴近史蒂夫的嘴唇轻轻吻了一下。

 

去王都的路上史蒂夫心事重重,如果老国王看上巴基想把他要回去怎么办,如果有人看出巴基不是布勒斯皇子当场揭穿他怎么办,如果巴基跳舞有了闪失受伤了怎么办,临行前最后关头他不得不向巴基的满腔柔情妥协,巴基爱他,不肯放他一人犯险。他告诉领地的禁军首领克林特,如果他和巴基三日内未归也没有书信传回则立即派精锐小队至王都打探情况,若他和巴基遭难,不惜一切代价救出巴基。克林特是唯一一个知道巴基真实身份的人。史蒂夫握住他的手恳切嘱托的时候克林特弯了弯嘴角,我喜欢你这么傻乎乎又疯狂的样子,放心吧,那老头要真敢动手我保证他的王座坐不到明年开春。

*

史蒂夫踏入被宫灯映照得金碧辉煌的大厅,侍从引领者他来到预先排好的位置,史蒂夫身份尊贵位置靠近国王的首座,为显周到他们把内政大臣卡特女爵排在了史蒂夫左手边,但是史蒂夫的脸色并没有因为宫廷内侍们的讨好而有半分变化。相反,他的脸色更阴沉了。巴基的位置被安排在躺椅的尾部,那是舞娘和地位较低的妾室待的地方,赤裸裸的侮辱。史蒂夫心中无名火烧得透旺,迟迟不肯落座。侍从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巴基偷偷扯了扯史蒂夫的衣袖,“坐下。”他是一介贡品,微不足道,地位甚至比不上一个出身不错的姬妾,这个位置不算冒犯他。史蒂夫倔强的抗争了片刻后不得不屈从巴基的命令在侍从的讶异中乖乖坐了下去。

 

卡特女爵光彩照人的被引领而来,她看见巴基的时候小小的吃了一惊,史蒂夫起身迎接她,并轻轻的和她拥抱了一下,卡特女爵在他耳边小声调笑了一句,”铁树开花了。” 史蒂夫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国王指名要他来献舞,不得已。” 卡特朝门口张望了一眼,随即接口道,“那莎仑还有机会。”听力颇佳的巴基在一旁听到心里咯噔一声,不不,女爵,你妹妹没机会,一点点机会都没有。

 

莎仑来的晚,令巴基没想到的是她的位置不在卡特女爵旁边而是在国王的左手边。那是比史蒂夫这样地位崇高的领主还要尊贵的位置。

 

“史蒂夫,莎仑和国王是什么关系?”巴基不安的问。

“义妹,虽然那老头年纪大的足够做她父亲了。”史蒂夫毫不在意。

国王义妹对史蒂夫青眼有加,巴基心中暗自惴惴起来。

“别怕她,我知道她上次欺负你了,有我在,没人敢再欺负你。”史蒂夫把巴基从躺椅旁的垫子上捞起来抱到膝上。

巴基注意到四面八方投来好奇的目光脸羞得通红,扭捏着推拒却被抱的更紧了,从不近美色的史蒂夫罗杰斯突然性情大变在国宴上跟近侍搂搂抱抱,引得谁都想窥伺巴基的面容一二看看那个传说中让罗杰斯领主三日不下床的狐狸精长什么样。不得不说即使各领地相隔数百里,这些桃色八卦还是像长了翅膀似的扇动着人们的八卦之魂。

“别动,再动,我当众干你。”史蒂夫狠狠掐住巴基乱动的腰。

巴基委屈的扭头瞪他,这小混蛋耍流氓从来不看场合,这是你宣誓主权的地方吗。莎仑火辣辣的眼刀从王座侧方戳过来,卡特女爵意味深长的眼神从左边射过来,还有一堆他不认识的皇亲国戚正带着八卦意味浓厚的眼神从各个角度打量他。他不想成为国宴的焦点,至少不是这种焦点。

“别怕,没人敢动你。”史蒂夫轻轻咬着巴基的耳朵。

巴基耳朵天生敏感,被史蒂夫碰的一哆嗦,众目睽睽之下半个身子都软了,如果今天他演砸了,全是史蒂夫的锅。

 

评论(45)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