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贡品 05

  史蒂夫去了演武场两个多时辰还没回来,巴基扬起头看了看日光,刺眼的令他不由的捂住眼睛,已经正午,再不回来要赶不上午膳了。他寻了个府中差役去看看情况得到的回复让他吓了一跳。史蒂夫一上午砍坏了4个木桩,摔倒了成打的士兵,脸色黑的像乌云,演武场里人人都绕着他走。巴基纳闷的回想一早出门吻别的时候史蒂夫心情不错,他这两天也没闹出什么让史蒂夫心烦的幺蛾子,除非,不会吧,不答应他求婚所以气昏头了?上帝,他最好去演武场看看。

   “史蒂夫”

  “史蒂夫”

  “史蒂夫!”

巴基不得不拔高嗓门以提醒史蒂夫他的存在。史蒂夫汗湿的金发搭在额头上,一身一脸的灰,他看了巴基一眼,“嘿,这里又乱又脏,站远点比较好。”巴基盯着史蒂夫继续挥剑的动作,气不打一处来,这大个子心眼比针尖还小,“我等你午膳,你不走我就站这儿陪你。”

  史蒂夫手中的动作顿住,“不用管我,你先去吃吧,别饿坏了。”

  “领主大人不用膳,谁敢先动筷子。”巴基扬着眉看他,目光灼灼。

  “生气了?”史蒂夫小心翼翼的问。

  “没有,我哪敢生领主大人的气。”

  “巴...宝贝,我一会儿就回去。”

  “我说了,你不走我不走。”

  “这里这么多灰,仔细弄脏了你衣服。”

  “领主大人都不介意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两人顶着一样黑的脸色回到府中。一路上巴基几次欲言又止,史蒂夫脾气执拗,他一向拧不过他,再和他为这事吵一架,他怕是只有举手投降的份了。史蒂夫一到府邸便急匆匆的赶去洗浴,巴基只好在餐厅等他。

餐桌上的气氛和之前一样凝重异常。史蒂夫几乎不动筷子,只催促巴基多吃点。巴基在史蒂夫逼视的目光下吃什么都味同嚼蜡,最终放下筷子微微叹了口气,“我答应。”

没有意料中的欣喜若狂,史蒂夫不仅不高兴好像还有点愤怒,难道是嫌他答应的太晚了?这小心眼的混蛋。巴基清清嗓子又说了一遍,“我答应了。”

“答应什么?”史蒂夫眼睛危险的眯起来,“你答应什么?”

巴基一时脑袋卡壳不知该如何是好。

史蒂夫顿了一会儿接着说,“我不答应。”一字一顿,说出来的每个字都带着眼睛看得着的火气。

“额...”巴基一脸迷茫不解的看着史蒂夫无言以对。不答应他生气,这会儿答应他更生气。难伺候的大少爷。

“你不能去。”史蒂夫火药味十足的说。

“去哪儿?”巴基隐约觉得他和史蒂夫说的不是一回事。

“去王都。”史蒂夫恨恨的扔掉手中的叉子,“那老头想让你去王都,他做梦!”

现在巴基终于知道他们从演武场到现在一直都在鸡同鸭讲,“到底怎么回事?”

“糟老头让我去参加年终尾祭。带上你。你得给他跳舞。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你就为这事差点拆了演武场?”

史蒂夫挑眉,拆了又怎么样,我生气。

“心里不痛快怎么不告诉我?”巴基站起身走到史蒂夫身边,史蒂夫抬头看了他一眼立即把人圈进怀里。

“告诉你不是显得我很没用。要让你受这种羞辱。”史蒂夫把头埋在巴基胸口,嗡嗡的说,语气里带着懊恼和孩子气的委屈。

“只是跳舞而已,你抢了他的贡品,他没问罪于你已是大幸。为你,我不委屈。”

“你不许去。”

“史蒂夫,我的小蜜糖,你知道如果我真的不去后果会有多严重。他已经放过你一次,若你再忤逆他,他不会再对你宽容。他是昏庸,但他毕竟是王。”

“你是在鼓励我造反吗?”

巴基此时真想扒开史蒂夫的脑袋看看他的回路构造,“不,亲爱的,我不是要你造反。”

“我也许应该造反,他年轻时建立的功业全被这些年的声色犬马败坏殆尽了,他已经失去了我的尊重。”

“如果给那老头跳一支舞就能化解他心头的怨气我看不出罗杰斯领主为什么非要闹的生灵涂炭。”

“我...”史蒂夫一时语塞,一遇上巴基的事他就会变得冲动又幼稚。

“好了,不会有事的。”巴基柔声安抚他,亲吻他的头发,额头,嘴唇。

七天后

“你再掰我的腿就要断了...”巴基可怜兮兮的求饶。

“之前说的那么自信,什么一支舞能摆平的事,你怎么忘了说你不会跳舞啊,我的殿下,”史蒂夫继续用力的掰,“连最基本的一字马都不会劈。”

布勒斯皇子身段优美自幼擅舞,这也是老国王失去这个贡品气的七窍生烟的另一大原因。修士出身的巴基对舞艺一无所知。他以为跳舞就是捏着绸带挥挥手蹬蹬腿,最多再弯弯腰。史蒂夫头疼的看着他歪七扭八的舞姿,不得不为他请来南境最好的舞蹈老师。

离年终尾祭仅剩三个月,老师要求领主大人时时刻刻监督巴基的基本功训练。“他底子不错,柔韧性也可以,就是需要彻底的激发潜能。”

那个叫娜塔莎的红发女巫,没错,在巴基眼里娜塔莎简直就是女巫一般的存在,头一个月什么都不教他,只让他专注基本功。史蒂夫又在一旁起劲的监督。史蒂夫十万个不愿意巴基去跳舞。巴不得他知难而退。下足了狠劲训他。

巴基咬紧牙关自己吹的牛含着泪也要把它吹上天。一个月后,他在床上高兴的宣布,史蒂夫,我现在能倒着给你口交了。

史蒂夫捏了捏他软乎乎的脸蛋,嘴角噙着一丝微笑,“仔细闪着腰。”

他不是不为巴基的进步骄傲的,那老头最多也只能看他跳这一次舞,今后他将只为史蒂夫一人而舞。

——————
评论里问体位的

呐,LO主尽力了,不接受任何打击嘲笑

评论(43)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