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Birthday Surprise 04

“有没有其他人碰过你?”Steve觉得这个问题问的有点蠢。坐在他腿上的男孩是个call boy,他想和谁睡觉是他的自由,他既不是他的情人也不是长期包养对象,即使他是Steve Rogers也不能在他把这男孩送出门后提这么无理的要求。

他是生意人,生意人是讲规矩的。于是他换了一个不那么蠢的问题,至少他这么以为,“有没有人欺负你?”他下意识的把男孩划入自己的势力保护范围,Steve Rogers是个极其护短的家伙即使人们总是对他有着公正冷酷的错觉。

坐在他腿上的小家伙扭了一下,没人欺负他,况且他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他想念这个一直问他问题的家伙,想的要命,他想吻他,不想回答问题。他今天为什么这么多问题,上次他们互相看了一会儿之后就开始脱衣服了,不过似乎不回答问题金发男人就不打算让他吻他。所以思考一番后他轻轻摇了摇头。

男孩波光潋滟的双眼落在Steve眼里又是另一番风景,他片刻的犹豫让Steve做了最坏的猜想,而男孩摇头的动作更是让Steve心都要化了,“别怕,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没人欺负我,现在能亲你了吗?

Steve还没来得及抒完情就被卷入一个湿漉漉的甜吻里,他的男孩等不及了。

而他本就烧了大半个月的心火被泼上这么一大勺油,让自制力见鬼去吧,他可以明天再做一个合格的帝王今晚他就是一个纵欲的昏君。他要把怀里的小东西掰开了揉碎了吃的渣都不剩。

男孩盯着头顶明晃晃的吊灯觉得有些晕眩,坚硬的桌面磨得他后背有点疼,玫瑰色的嘴唇泛着水光,时不时用牙咬一下,今天那个金发男人粗暴的像头发怒的狮子,他的腰一定紫了,男人握的太用力以至于他差点出于本能的防备反应踢上那张他朝思暮想的脸,但他忍住了,请允许他小小的自豪一下,他不会伤害他喜欢的人,那一瞬间的犹豫让他彻底丧失了逃跑的机会,门户大开的欢迎他的入侵者。是的,他欢迎他,即使他如此粗暴。

随着金发男人猛烈的送胯他无意识的扯着桌布,来不及收拾的餐盘纷纷掉落到地上发出破碎的声响,他觉得自己快像那些瓷器一样被撞碎了。

Steve失控了,汗湿的额发随着他激烈的动作被甩在眼睛上,临近高潮的时刻发出压抑的嘶吼。男孩摸了摸他的脸,搂住他的脖颈让他把脑袋贴在他胸口。

Steve就着这别扭的姿势小憩了片刻,突然低笑出声,“你是从哪冒出来的。”

迎上男孩疑惑的眼神Steve刮了一下他的鼻子,莫名其妙的出现一言不发不按套路出牌却三番两次让他丢了魂似的着迷,“你得留下来Kitten,哪儿也不准去,做我的人。”

N城谁不想得到Steve Rogers的庇护。Steve从不轻易允诺,在这男孩之前更没有人能让Steve称为他的人。况且从这孩子的表现看,Steve笃定这男孩喜欢他。

男孩思索着Steve这番话的意思,绿眼睛眨巴了几下,金发男人叫他留下不准去别的地方,那是不是以后都见不到Scott他们了。他喜欢这个男人,可是Scott他们就像他的家人,他不想和家人分开。男人的老二还在他屁股里,于是他委屈万分的看着Steve,让Steve极度心碎的摇了摇头。一个大写的No。你的老二再好也不行。

Steve觉得被侮辱了,很久没人对他说不了,更令他恼火的是这个对他说不的小混蛋他还舍不得下狠手。他尽可能平静的抽出意犹未尽的小士兵,“不想还是不敢?”

他知道这些男孩多半有上线,那些上线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的掌控着这些男孩的身体和自由,“如果是不想,”Steve顿了顿,“我不上拒绝我的人,我会给你另外安排房间,如果是不敢,告诉我你上线是谁,我会让他消失。”

男孩害怕似的抖了一下,脸色从红润刷的变成苍白,这男人要杀掉Scott和Natasha,不,这绝对不行。

正在和Clint玩极品飞车的Scott突然觉得后背发凉,眼看就要被Clint超过去了,“你说小家伙这会儿哭了没?”

Clint一边稳稳超过去一边拔了一口烟,“我们家小鬼皮实,不然Steve也不会那么满意。”

两具赤裸的身体大汗淋漓的纠缠在一起,Steve死死掐住男孩的脖子,利用身体优势把他牢牢固定在地板上,“说,谁派你来的?Zemo?Kaprov?还是那个没鼻子的假伏地魔?”

Steve没想到那个几十分钟前还任他为所欲为温顺乖巧的男孩会在他说完那番话后突然暴起对他大腿绞杀,那绝不是一个call boy会有的身手,那熟悉的属于专业刺客的敏捷和力度让Steve立即清醒过来,果然感情用事就会被人钻空子,一个刺客当然不需要会说话。

“想要我的命你还嫩了点。”Steve冷笑了一声。

男孩拼命摇头,喉咙发出咯咯的声响,试图获取一点氧气,他不想要男人的命他只想阻止他要Scott他们的命。

Steve在男孩晕过去之前松开手,“我会查出你的幕后主使,在那之前乖乖做我的fuck doll。”

被背叛的刺痛毒蛇一般啃噬着Steve的心,他把昏厥的男孩抱回卧室,看着那张无辜的睡颜心里狠狠一疼,在床头柜里翻出一盒许久之前扔在里面的烟盒披着睡衣在阳台上抽了半宿烟。抽烟的Steve几乎像哈雷彗星一样罕见,老管家默默的朝楼上看了看,在楼下咳了两声,他的少主人这次遇到的麻烦可不小。

“你说以后我们是不是要管小鬼叫大嫂?”Scott贱兮兮的挑眉,往嘴里扔了一颗爆米花。

“你乐意你叫,要我说老大是咱们家女婿,我们都是老岳父。”Clint胡乱按着手中的遥控器。

“都闭嘴,这次惹出大事了。”Sam一脸凝重的走进来,往桌上丢了张照片。

Clint眼尖一把揪过来,“小鬼出事了?”

“Steve把Natasha送去的宝贝当成真的刺客关起来了。”

“关起来了?太过分了!我去找老大。”Scott说完一捂嘴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他担心自家孩子差点忘记了他有多怵Steve.

Clint横他一眼,瞧你那熊样,“我来联系Nat。”

男孩在软的像棉花糖似的床上醒来,揉了揉眼睛,脖子还有点疼,昨天被掐的太狠了,摸摸床的另外一边是冷的,失望的耷拉下嘴角,当他试图坐起来时发现脚被铐住了,使劲拉了拉,除了制造金属碰撞的噪音对他挪动位置没有丝毫帮助。

男孩无奈的看着那副冰凉的铐子,至少安个链子好让他能够得着洗手间吧。他环视四周努力在有限的空间内弄出各种声响半个小时后一个面无表情的老人家出现在他面前,他比划了一下内急的需求,老人家绷着脸皮走开了,不一会儿重新出现给了他一个矿泉水瓶子。男孩扁着嘴接过,这宅子里的人真小气。

但愿Scott他们没事,金发男人脾气坏的出乎他的想象,不过,他看看身下的床,又想了一会儿,其实也没那么坏。不让他下床他只能傻乎乎的抱着被子干等。等到肚子饿的咕咕叫男人也没回来最后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眼巴巴的盯着卧室门。期望谁能来搭救他一块面包。

Steve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本该对他恨得咬牙切齿的小囚犯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凶狠又委屈的摸着肚子一看见他就像见了主人的猫使劲往他身上蹭,像是在埋怨他回来晚了。你能有一点做fuck doll的自觉吗。

Steve伸出去的手在空中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重重落到男孩的头上,说到底还是舍不得,哪怕他昨天还打算要他的命。

“怎么不给他饭吃?”Steve阴着脸。

“是我的疏忽。我立刻让厨房准备。”老管家内心澎湃,是你临走前说看好这个小刺客不准人接近他的。

“什么,我们不管?!”Scott大叫道。

Natasha悠闲的翘着腿,“慌什么。难得有机会看Steve自己挖坑自己跳,看看情况再说,真有危险我会把我的宝贝外挂救出来的。"

Clint无条件支持Natasha的所有决定。Sam理智的沉默着。

Scott义愤填膺的表示不和这帮冷血分子为伍。

Steve扶着男孩的腰让他借力更快的扭动身体,锁在男孩脚踝上的链子发出情色的声响,这是谁家培养出来的刺客,刺杀任务失败后毫无心理芥蒂的和任务对象上床,干的热火朝天比任务对象还投入。Steve深深的锁起眉头。

那孩子还吻他,卷起他的舌头热情的像一团燃烧的小火焰。看他的眼神和初次亲热时一模一样的顽固而专注。那双绿眼睛可真美,像最纯净的湖泊,又像最美丽的谎言。

Steve避开了男孩的眼睛,在心里恶狠狠告诫自己地下世界的人怎么能奢望真心。你这个小骗子,我不会再上当了。

评论(49)

热度(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