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取名无能# 03

上一篇

Note:队长霸道总裁/被逼良为娼的吧唧,哈哈哈,趣味没得救

巴恩斯忐忑不安的被史蒂夫带进了俱乐部奢华的客房,金毛混蛋不是说要包养他嘛,包养居然不带回家竟然在俱乐部就地解决,他妈的,偏离原计划海底两万里。他得想办法摸清史蒂夫的家门。

他盯着史蒂夫想从这个结实的像坦克的男人身上看出点让他下手的破绽,没料到对方倒看着他先笑了,“要先洗个澡吗?”

这么快就直奔主题,浪费那张随时可以去拍韩国偶像剧的脸,“阿莫拉…让我准备好了。”巴恩斯脸微微一红(他妈的神盾局那群变态偷窥狂算准他洗得白白净净秀色可餐的时候来敲门想起来就生气)。
史蒂夫玩味的笑了一下,“阿莫拉总是这么周到。”

巴恩斯的衣服被史蒂夫卓有成效的剥了个精光, 史蒂夫抚摸着他的身体,像在抚摸一件珍贵的乐器,这件乐器会随着他手指的拨动发出音色各异的美妙旋律,这男孩真是棒极了,手摸到大腿, 史蒂夫热切的眼神一下子变成了关切,“这里,”史蒂夫轻轻触摸着那里的紫色瘀痕,好看的眉头皱起来,“有人欺负你?”

巴恩斯在心里一个劲的狂点头,是啊是啊,神盾局那帮混蛋逼我卖屁股还债,“尼克,都是尼克干的(都他妈是尼克弗瑞一个星期前把他当蜘蛛侠使唤害他从48层高楼上玩徒手蹦极惹的祸),他是个虐待狂,一不高兴就打我(独眼老混蛋一不高兴就使唤他出各种高难度任务,不是挨揍就是挨炸),我好害怕(妈的,再被这么无限期使唤下去早晚英年早逝),你救救我,史蒂夫(快把激光武器的资料给老子让老子回去交差从此跟神盾局一刀两断)。”
巴恩斯越想越伤心,眼眶刷的红了,楚楚可怜的看着史蒂夫。
“没事了,宝贝,没事了,有我在谁也不敢欺负你。”史蒂夫把他搂进怀里,贴着他的头发柔声抚慰。

要你装屁的温柔啊,快把资料交给我,弄哭那么多男孩的大恶龙。

“所以他没睡你?原装退回?”阿莫拉的表情说不好是鄙视还是鄙视。

是鄙视,巴恩斯确认了三遍。

“那我猜神盾局拜托你的事也没搞定?”阿莫拉同情的看着他,“独眼佬不会放过你的。”

“我有个问题,”巴恩斯决定忽略讨厌的神盾局,像个模范三好学生一样举手,“你不是说史蒂夫是个恶棍,他...表现的可不太像个标准恶棍。”

阿莫拉耸耸肩,“我只说他弄哭很多男孩,可没说他是恶棍。这里有几个以前陪过他的漂亮宝贝,你去问问好喽。”

巴恩斯揣着一堆疑问,得到如下扯淡的回答:

“他那玩意大的跟象腿似的,小爷我当场就吓哭了。”——Peter (巴恩斯当时就觉得屁股一紧)

“就聊聊天啊,我随口说了一句前几天生日,朋友们帮忙庆祝了但是家人不在身边总归觉得寂寞,他就死温柔死温柔的看着我说,他们一定希望也在这儿。老子就哭啦,到现在都不明白有什么好哭的,但是他当时那么说的时候我就特别想哭。”——Kevin

“我跟他说我之前有一个贵客叫我珍珠,本来是想让他嫉妒一下什么的,你猜怎么着,他一脸严肃的说Alan别让人把你当玩物,再贵重再漂亮也不行,就算他像咕噜姆着迷魔戒那样天天喊你Precious也不可以,你是Alan,一个活生生的人,这点就足够让你独一无二。然后我就哭啦,妈蛋,老子三岁以后就没哭过了。顺说我现在那个客人不敢叫我珍珠了,改叫我女王,哈哈哈。“——蛇精病Alan

巴恩斯陆陆续续又问了几个,得到的结论是史蒂夫罗杰斯是个身怀巨器擅长煲心灵鸡汤的牧师。妈了个蛋,偷牧师让他有罪恶感啊

评论(38)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