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Control 05

Warning: 三观不正,奇葩,慎入,继续摸鱼....

“怎么今天不用伺候你那位难缠的小少爷吗?”Natasha吸着玻璃杯里的饮料戏谑的看着他。

Steve抿着嘴不搭话,他不想Natasha在这个档口提起Barnes,他去见了Barnes的父亲,失败的铁路投资像无底洞让Barnes集团快撑不下去了。老Barnes打算卖掉他视为根基的运输集团然后宣布破产,不然他连最后一点体面也无法保住。Steve需要Barnes家的运输集团,“我们的资金够吗?”

“接下整个运输集团不是大问题,”Natasha晃动着翘起的二郎腿,“问题是你打算怎么处理你的小少爷?他父亲投资失败落得一文不名,你不忍心看他流落街头吧。“

“他的信托基金不会有事,我和律师确认过了,那栋住宅遣散大部分的帮佣,以他父亲剩余的资产应该还能维持。他明年就满十八岁了,也该学着打理自己的生活了。”Steve盯着地毯说道。

“啧,每次提起他你就像刺猬似的竖起一身的刺,那小鬼那么迷恋你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

“Nat,你忘了Kevin死的时候只有18岁,他只不过是一时兴起帮我试了一回新车。”Steve把目光收回来正眼看着Natasha。

Steve Rogers,纽约地下世界曾经的一号势力Romanov家族的真正首领,从不真正露面,地下世界称他R先生,三年前因为拒绝参与毒品生意被其他几大家族联手重创,Romanov家族的货源渠道被断的七零八落,重要人物被悬赏追杀,在他避难的时候,一个昔日的“朋友”送了他一辆车让他做代步工具,一辆毫不起眼的福特,也许正是因为这份不起眼让他忽略了其中的杀机,跟随他的小兄弟Kevin非要帮他试车,他拗不过就让Kevin去了,那孩子兴高采烈跳上车开出去不到一百米车就轰然炸裂,他眼睁睁的看着Kevin被气浪切割成了碎片。那一整天Steve没再说一句话。

为了夺回失去的东西,他走进了与地下世界毫不沾边的Barnes家,Natasha给了老管家Liz先生一大笔钱和Liz先生初恋情人的地址,那位老管家立即电光火石的向老Barnes先生提出了辞呈,奔赴情人怀抱。而获得他人的好感,对Steve来说并不困难,他成了Barnes家的新管家。

第一年一切顺利,他利用管家的身份熟悉着集团的一切,安插他的人手进入关键岗位,利用Barnes集团控制的渠道重整货源和路线,这个掌管着东海岸一半港口的集团成了他恢复元气的救命稻草,然而第二年,他猝及不防的意外出现了,老Barnes的独子James Buchanan Barnes从遥远的寄宿学校回来了,那孩子不到几分钟就赢得了他巨大的好感,他喜欢Barnes,在他身边他难得的放松自在,那是自Kevin死后他第一次无意识的把重建家族的任务抛在脑后,他喜欢Barnes,他喜欢他恶作剧之后挑着眉一脸坏笑的看着他,他也喜欢他不打招呼的跳上他的后背勾着他的脖子大声尖叫,Steve最棒,完全无厘头的胡闹,他最最喜欢的是和Barnes一起学他父亲一脸严肃的教训人的样子,他们会大笑着指着对方眼角溢出的眼泪,然后再次笑作一团。他真心喜欢Barnes。

但是他担不起那个男孩的一腔热情,他有太多的事要做,太多的人指望着他,更何况他还是个利用Barnes家产业的混账,他记得那个男孩的眼泪怎样心碎的濡湿了他的指尖,“我不适合你,Barnes少爷,找个年纪相仿的男孩吧。”他说。

自那以后他戴上了冷冰冰的面具,把Barnes冷酷的挡在他的世界之外,可那个撞死南墙也不知回头的小家伙无孔不入,他甚至偷他的内裤穿在身上故意给他看,有一两次他差点把那小混蛋直接掀翻在床上。为了不让自制力崩溃,他只好表现的越发冷淡。

“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只要老Barnes一点头,你在Barnes家就再也没有待下去的理由了,家族需要你,Steve,如果你真舍不得那小鬼就娶回来养在家里,家族成员会照顾他。”Natasha点燃了一支雪茄,Steve皱了皱眉。

Natasha笑嘻嘻的看他,“还是那么一板一眼,混我们这行的只有你是异类,不抽烟不喝酒还不好色,你就快浮出水面了,Boss,金屋藏娇也算是个还说的过去的癖好。”

“他会在一天之内把所有人闹的鸡飞狗跳,相信我他不是那种乖宝宝。而且他不会原谅我欺骗他。” Steve眼神黯了一下。

“老天,你真被他迷住了。我们为了生存撒的谎比吃过的饭还多,不敢相信你居然介意这个。”Natasha装作惊讶的样子。

“关于Barnes的讨论到此为止。”Steve试图以长辈的口气制止Natasha继续纠缠这个话题。

“Steve,你为什么不敢说真正的原因,”Natasha收起调侃的语气,锐利的眼神刀一般刮过Steve的脸颊,“你怕我们和其他家族开战会殃及他。哪怕把他收在Romanov家族最坚固的堡垒里你也不放心。所以你要他离你越远越好。我猜Barnes真的要恨就只会恨你一直让他蒙在鼓里,你借用港口那点破事根本不值一提,他如果早知道帮你还来不及,败掉家产的是他父亲又不是你。”

“Nat,”Steve沉默了一会儿,“他爱的是那个管家Steve,一个不存在的人。”
说完,他站起身拿走了Natasha指间夹着的雪茄,拧开门把手丢下一句,“对你皮肤不好。”
Natasha愣愣的盯着Steve的背影半晌无奈的笑出来,“笨蛋。”

评论(20)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