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Love Has no Pride ---番外 上

Note:正篇

1,算是回忆杀...时间线在大盾把小王子从阿富汗救回来刚开始同居没多久的时候...(就是最后几章里大盾调侃巴基的那个“美好时光”)

圣诞快乐喽!


Warning:大盾黑乎乎


继位一年的小巴恩斯国王某日闲来无事翻拣起他从史蒂夫旧居收拾过来的东西,那次迅疾的搬迁是史蒂夫指挥特勤局包办的,那时候史蒂夫本人带给他的灾难让他根本无暇他顾。他拂去箱子表面上的薄灰,带着对那段爱恨交织时光的怀念打开它,几本翻旧了的小说(史蒂夫不在家的晚上他用来消磨时间用的),一件扣子全部殉职的衬衫(他有很多件扣子集体失踪的衬衫还有不少连当抹布都失格的汗衫),一根浴袍带子(他被这玩意捆起来的次数难以计数),史蒂夫的身份识别牌(他只在海陆的教官宿舍里咬过它),堆在箱底的是一串特殊金属制成的脚镣,冷冷的泛着银光提醒他曾经因为那些愚蠢的误会和史蒂夫的关系恶劣到了何等地步。

四年前,风光无限的罗杰斯上校接受国王的嘱托监管被他从阿富汗恐怖分子手里营救回来的巴恩斯王子。

罗杰斯上校早上九点接到巴恩斯监察小组特工主管的电话报告王子殿下没有按时出现在军部,当天值勤的特工表示亲眼见到王子殿下进入军部大楼,中间有几分钟大楼的监控出了问题,随后王子便失踪了。

罗杰斯冷冷的弯了一下嘴角,声音没有一丝慌乱,“他是反追踪的好手,有心甩掉你们跟丢了也不奇怪,联系海豹突击队第六分队萨姆威尔逊队长,请他协助你们,务必尽快确认殿下的安全。”

喜欢猫戏老鼠的游戏,那么好,记得藏深一点,太容易被找到就不好玩了。

巴恩斯蜷缩在阴冷的下水道里麻木的听着水滴的声响,他不记得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距王宫里糟糕至极的一夜过去差不多两个月了,他依旧得不到一丝喘息的机会,罗杰斯像个幽魂无时不刻不在入侵他的领地,如果他还有领地可言的话。他的身体早已背叛主人只会随着罗杰斯的命令跳舞,他的精神防线,看不见那张脸的时候还能假模假样装腔作势,而看见那张脸的瞬间便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罗杰斯不是把他从阿富汗救回了自由的新世界而是从一个牢笼关进了另一个牢笼。这个牢笼比原先的那个还要密不透风坚不可摧,因为囚犯根本没有逃走的念头。

罗杰斯会找到他的,该死的,他必须让那个要命的混蛋忘记向卡特中尉求婚。自从他们像两株有毒的藤蔓再次纠缠在一起之后,他深刻的发掘了自己惹恼罗杰斯的天赋。罗杰斯怒气沸腾的时候不像他父亲会拍桌子砸板凳甚至给他一个耳刮子,相反他越恼火看上去就越平静,冷冰冰的火苗子在面皮下面烧的顶旺,他折腾他的手法花样百出,让他一口气跑二十层楼梯只因为他签字的报告打错了一个标点,让他抄写军官手册抄到手酸眼疼脑袋发晕,或者干脆让他站在他办公室里挺上几个小时军姿连眼角余光都不留给他。罗杰斯从来不在办公室操他,虽然有时候会让他脱掉衣服,塞点他手边的任何他觉得有趣的东西进去。记得有一次他像白斩鸡一样光溜的在罗杰斯怀里被欺负的泪水涟涟,恨的牙痒痒却只能绵软的圈住罗杰斯的脖子,一边用十七八国语言骂他一边可怜兮兮的寻求安慰。

罗杰斯哄他的声音轻柔的像一片羽毛,“没事了没事了,乖孩子,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

他逃走后的第七天,那帮被罗杰斯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吓得手足无措的特工们终于在威尔逊少校的协助下找到了邋遢的如同流浪汉的王子殿下。

巴恩斯没想到迎接他的是威尔逊,除了他在海陆新兵训练营时担任过罗杰斯的副手外他们没有任何交集,威尔逊抱歉的对他笑笑,向他敬礼。

然后他就看见了那副闪着冰冷光泽的脚镣,制作它的工匠巧妙的设计了既能牢固圈住他的脚又不会伤到皮肤的尺寸,材料出乎意料的轻盈,但这轻盈的表象掩盖不了它必定是最坚固的金属合金。脚镣的一端圈环上连着一条长长的锁链,同样轻盈的材质,锁链的另一端是镶嵌在卧室地板上的死扣,呵,罗杰斯仁慈的给了他在整间公寓里活动的空间。

萨姆回到军部,看着正在聚精会神签阅文件的罗杰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非得对他那么狠吗?瞧他恨你恨成什么样了。”

罗杰斯从文件堆里抬起头,“只要他肯把心思用在我身上,是恨还是爱,我不在乎。”


评论(22)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