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嘿,要修水管吗?

Note:这就是个节操丧失的脑洞

作为一个为国家兢兢业业服务多年的退伍老兵,詹姆斯巴恩斯先生对该死的山姆大叔在挥霍他青春热血时的慷慨以及退伍后抚恤他疲劳身心的吝啬上颇有微词。五角大楼里的那些混账议员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只在意他们在参众两院的狗屁席位多了一张还是少了一张。大约只有几个还装着点良心的晚间脱口秀主持人记得他们这些被遗忘在角落里的大兵们。好吧,他管不了那些,他一同退伍的兄弟给他弄到了一份报酬不错的兼职,感谢上帝,大学时学的工程绘图还能派的上用场。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在饥肠辘辘的拮据日子过去之后巴恩斯觉得有必要款待一下陪他冲锋陷阵多年却没有被盛情照顾过的小兄弟。瞧,它也很同意巴恩斯的看法,这就兴奋的抬头期盼起来。尽管它还没有一个可以和它打照面的对象。

 时代的伟大进步在于网络的无所不能,应召服务这一古老的行业也与时俱进时刻走在潮流尖端的开发了相应的在线下单网站和二十四小时随时为您服务APP。

 巴恩斯敲了几个关键词,并且十分大方的预付了200美金,这个名叫欢乐时光的网站明确表示他们有周全的售后服务满意度评价及相应的损失赔偿相比之下那些总是标榜本店全部正品一经售出拒不退还并且拒绝中差评的网站实在low到没眼看,服务行业,做的就是用心两字,希望他们的服务确实如他们所宣传的那样令人满意。

 

史蒂夫皱着眉头看着客厅天花板上那块洇的越来越大的水渍,他必须得好好和楼上的邻居谈一谈关于下水管道的使用问题了,为了表明诚意不冒犯到邻居先生他特地穿上工字背心带上修理工具,如果邻居先生愿意的话他很乐意帮邻居先生通通水管。他有执照,非常专业,相信邻居先生会理解他对自家天花板的忧虑并且接受他的善意。


巴恩斯在听到门铃响起之后给欢乐时光点了一万个赞,十分钟不到,这是怎样的效率。他火速拉开大门,赫然见门口出现一堵人墙,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他退后一步仔细一看,金发,ok,碧眼,ok,大胸,ok,长腿,ok,可性别,他妈的,他一定是选错了性别,请别误会,巴恩斯先生没有性别歧视。

再犹豫了一秒钟后巴恩斯先生吐出一句让性别见鬼去吧,这位应召先生火辣透了,居然只要二百美金,这是二千美金的服务,欢乐时光我爱你,再也没有比这家网站更加良心的生意人了,他要给欢乐时光写一封表扬信寄到五角大楼告诉那些整天满嘴空话的政客们这才叫真正的为人民服务。

 

“你好,”史蒂夫拎着修理工具摆出最友好的笑容,“我想你家的水管坏了,请允许我帮你通一通。”

 天哪,看上去纯洁的像天使讲起黄段子来却磕巴都不打一个,这么一本正经的色情巴恩斯快招架不住了,他舔了舔嘴唇,“那要看你带来的工具够不够大够不够硬。”

 史蒂夫想了想诚恳的回答,“我想通你家的水管应该是够用了,太大的话会把水管弄坏。”

 “别牛皮吹大了等会儿无地自容。”巴恩斯心里的火越烧越旺,怎么有人能这么一脸正经的说这么羞耻的话,可恨的是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喜欢这一套喜欢的要死。

 “我可以给你看看。”史蒂夫放下工具包,准备拉开拉链。结果没想到被邻居先生一把拽进屋里碰的一声关上大门饿狼扑食一般啃住嘴唇。

 史蒂夫没怎么谈过恋爱,跟人接吻的经验乏善可陈,于是在巴恩斯过于热情的啃咬下他被动的回应看起来更像是动物世界的片花。巴恩斯摸他胯下鼓起来的那包,“让我看看是不是够大够硬。“

史蒂夫被这个嘴唇红的过分的邻居摸的晕头转向,但他还是坚强的记得他来的主要目的,在巴恩斯的热吻间歇中他断断续续的说,“工具...水管..“

“别急,宝贝儿,你会看见我的水管。”

 

一个小时后,两人大汗淋漓的躺在床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巴恩斯笑着又摸了一把史蒂夫刚刚软下去的玩意儿,“这工具可真带劲,我打赌你所有的客户都满意的要命,物超所值,上帝,如果我是大款肯定长年包养你的工具。”

 史蒂夫深呼吸几口气后,谦逊的笑笑,“谢谢,他们都很慷慨。对了,我需要看一下你的水管,那里漏水漏的很厉害。尤其你使用它的时候,把我的天花板都弄湿了。”

 巴恩斯笑着捶了他一下,“够了,宝贝儿,让我休息会儿,不然我的水管真要给你的大家伙捅坏了。”

 史蒂夫疑惑的看着他,“你让我看看,我修好就不会漏水了,说真的,我家的天花板真的快完蛋了。”

 嗯?巴恩斯咂摸这句话的含义。琢磨半天没理解过来。

史蒂夫套上裤子,从门口拎进来一个包,拉开拉链,“不会把你家水管弄坏的,我有执照。”

 巴恩斯像被雷劈中一般傻在了床上。他抖了抖,手指着他,“你,你不是欢乐时光…”

 对方那一脸茫然的表情说明了一切,巴恩斯捂着脸想挖个地洞钻下去。

 此时巴恩斯家门铃大作,巴恩斯无奈的披上床单走到门口,从猫眼里瞄了一下,金发,染的,碧眼,美瞳,大胸,垫的,长腿,罗圈的,性别,女,除了性别这一项没一样符合服务要求。去他的欢乐时光。

 “你不开门吗?”史蒂夫拎着修理工具看着他。

“不,她走错门了。”

那位应召女郎在按了几次没人答应后悻悻离开。

史蒂夫修好了巴恩斯浴室里的水管,挂着真诚的笑容和巴恩斯握手告别,好像一个小时前打的火热的是另一个次元的他。


巴恩斯盯着合上的门板心里一阵空落落的难过。

这本来就是一个蠢的要死的误会,他在失落什么。他的热心邻居来给他修理水管,妈的,他现在都不能提水管这个词,一想起来就脸红,他如狼似虎的扑着人家打了一炮,人家绅士十足的什么都没计较给足他面子了,他到底是在失落什么。

他正思前想后长吁短叹的时候门铃又响了。

他臭着脸拉开门,粗声粗气的吼谁啊。

 史蒂夫一身正装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瓶红酒,“我是5楼的史蒂夫罗杰斯,我觉得我们很合得来,有幸邀请你晚餐吗巴恩斯先生?”

 巴恩斯傻傻的看着他,半天才回了一句,“等我去换件衣服。顺便,你可以叫我巴基,我也觉得我们挺合得来。”

 --end---

评论(35)

热度(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