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Teacher !Teacher! 01

巴恩斯一直觉得五雷轰顶是个夸张造作的词语,只有那些看到蟑螂都会尖叫的娘炮们才会在遇到屁大点事诸如被女友在脸书上劈腿时大哭五雷轰顶,然而在刚刚过去的三秒钟里他切切实实的体会了什么叫五雷轰顶遍体酸爽欲哭无泪生不如死。

这百感交集的一刻源自正被他双腿牢牢夹住的一夜情对象在他刚刚经历了人生最棒的一次高潮后吐出来的那句,“喜欢吗,老师?”

他定了定神,无论如何也联想不起他教过任何一个与他腿间这个火辣对象有哪怕一丁点儿相似的学生,老天,他如果教过这样的学生怎么可能忘记,就算失忆了在摸上两把那壮硕的胸肌后也会想起来,也许他认错人了,抱着最后一丝侥幸他颤微微的回了一句,“叫我名字。”

“詹姆斯。”他的神秘学生甜甜的极害羞的脱口而出。
”今年多大?“
”十七。“他不好意思的垂下眼帘,他在酒吧里打工使用了假身份证。

巴恩斯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完了。春假最后几天出来放纵结果工作纵飞了不说如果这学生去告他指不定还得背个诱奸未成年的罪名去蹲大牢。太完美了,詹姆斯巴恩斯,妈妈会为你骄傲的。


巴恩斯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走进教室,心擂鼓似的狂跳。距离那荒唐的一夜已经过去了五天,期间他的神秘学生没有再次出现,当然造成那位神秘学生没有再次出现在他眼前的主要原因大概是他当时虽然落荒而逃但依旧机智敏捷的带走了手机和身份证,他不知道那个看起来身强力壮的男孩为什么没有在他胡乱套衣服的时候阻止他,他可以威胁他,勒索考试答案或者更改成绩单什么的,但那个男孩什么也没说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他慌里慌张的夺门而出没有看到那个金发男孩像只被抛弃了的小狗似的湿了眼眶。

巴恩斯很不幸的一踏进教室就看见了那头醒目的金发,班里金发的学生不少但拥有那样漂亮的闪闪发光的金发只有一个。他再一次确信他之前没有教过这个学生。他的记性没那么差。也许这孩子在别的地方见过他或者听说过他才会一口报出他的名字,他在学生中很受欢迎,他不羞于承认这点,青春期萌动的年纪,总有大胆的学生朝他飞暧昧的眼风,他会玩笑似的敷衍回去看对方咯咯的肆无忌惮的笑。学生们爱和他开无伤大雅的玩笑,没什么要紧的,偶尔还倍觉有趣,只有这一次,完全是引火烧身的灾难。上帝保佑他能平安度过这节课。

他认命的翻开花名册,我的神秘学生,让我们来认识一下吧。他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的念下去,当念到史蒂夫罗杰斯这个熟悉的名字时,那个神秘的学生答了一声“到”,恍惚间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怔怔的看着他,脑子里像爆炸了一颗原子弹,足以夷平一座城市的吨位,不可能,他拿着花名册的手微微颤抖,不可能是小史蒂夫,他两个月前见过的史蒂夫还是棵七级风就能刮上天的豆芽菜,这一定是谁用黑魔法和他开的玩笑。

整堂课他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但愿他没有把那些该死的历史年代和人物张冠李戴,史蒂夫炽热的目光快要在他身上烧出两个洞了,别看了,求你了,小史蒂夫行行好吧,巴恩斯煎熬的在心里喊着。

听到下课铃声他头一次比学生更加欣喜,夹着课本一阵风似的走出教室,唯恐多耽搁一秒他肮脏的小秘密就会曝光于天下。

史蒂夫无精打采的趴在课桌上,后背持续不断的被一根铅笔戳着,他无视了托尼的恶作剧。托尼扭头对班纳说,“真材实料,不是充气的。”班纳和史蒂夫一样无视了他。萨姆凑过来拍拍史蒂夫,“怎么了伙计?“

史蒂夫抬起眼皮看了萨姆一眼继续趴着装死。娜塔莎叼着棒棒糖过来,踢了史蒂夫一脚,“失恋了?“

史蒂夫干脆拿书把脸盖上了。


朗姆洛在巴恩斯的后脑勺上巴了一掌,巴恩斯惊的跳起来反倒把朗姆洛吓了一跳,“你干嘛?见着鬼啦。“

巴恩斯看清来人后撇了下嘴坐回椅子里,继续默默的揪头发。

“春假疯过头啦?“朗姆洛叼着烟,朝他吐了个烟圈。

巴恩斯瞪他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一把抢过他的烟盒,拍出一根叼在嘴上,”有火么?“

朗姆洛给他点上,嗤了一声,“还真是少爷。“

“滚!“

“哎,哎,为人师表别这么没大没小啊。“

“下班有空么,陪我去喝一杯。“巴恩斯朝天喷出一大股蓝色的烟雾,神情颓然。

“知心哥哥永远随叫随到,宝贝儿。“朗姆洛调侃。

巴恩斯懒得理会,只盼着时间能过的快一点再快一点,眼下的每一秒都是种特别的折磨。

他闭上眼,小史蒂夫瘦巴巴的样子浮现在眼前,那是他最偏爱的一个学生,聪明坚定又有一股子蛮横可爱的执拗劲,那么小的身板却像颗小子弹一样总是横冲直撞惹来麻烦不断,然而有时候却又安静的不可思议,他无意中碰到过一次史蒂夫画素描,他专注的盯着广场上那群鸽子,笔下的线条生动美丽,他驻足看了他很久,最后等他画完了他才笑着走上前和他聊天,那是他记忆中为数不多的一次愉快谈话。

接着几天前的场景浮现在眼前,他和朋友们喝完两轮后各自散去,回家的路上他鬼使神差的进了一家新开的酒吧,看看时间还不到十二点,他想了想空荡荡的公寓顿觉眼前五光十色的酒吧是个更富有诱惑力的选择。穿过拥挤的人群发现吧台前挤的水泄不通,他想不通为什么人们宁愿挤在吧台前而不是去舞池中央发泄多余的精力,扒开人群后,他吹了声口哨,难怪人们宁愿挤在这里,他打赌这个酒吧里三分之二的人都在打这个酒保小弟的主意,上帝,看看他套着小马甲的白色衬衫下饱满的肌肉,那张英俊的和GQ年度男士一样富有魅力的脸,还有那该死的黑色蝴蝶结,他娴熟的抛着酒瓶调制着客人们要求的各种鸡尾酒,他清了清嗓子在嘈杂的音乐声中朝酒保小弟大声喊,“伏特加,一杯伏特加。”

火辣的酒保小弟看见他怔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职业化的笑容,“好的,稍等。”

即使是虚情假意也足以让人陶醉的笑容,巴恩斯掐指算了一下春假即将结束的天数,他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把那么多可能一时兴起跑去街头斗殴或者吸食大麻虚度人生的学生圈在课堂里听他点化他值得一个美好的夜晚。

 

那的确是个美好的夜晚,在那么多竞争者中那个男孩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他。他得意的环视了那一圈求爱失败的可怜虫,bye bye , losers. 

他的对象火辣又热情,不是拙劣的假惺惺的只为宣泄的热情,那个年轻的男孩显然为他着了迷,膜拜祭坛式的吻他身体的每一处,他喜欢被需要,而被这样迫切单纯的需要,让他快乐的无与伦比。

他简直有点恨揭开真相的史蒂夫。随即他叹了口气,他怎么能怪史蒂夫呢,史蒂夫是个小屁孩,正逢荷尔蒙多的没处挥洒的年纪,要怪就怪他自己禁不住诱惑。

老天,史蒂夫和他的交集在想象中应该是史蒂夫在他英明的指引下考取常青藤,每年圣诞节和巴恩斯老师交换一次圣诞礼物,在常青藤认识一位美丽的姑娘或者帅小伙,毕业两年后结婚,巴恩斯老师将被请去作为尊敬的证婚人,再过两年,他将被邀请去参加史蒂夫孩子的百日宴,之后史蒂夫每年会带着伴侣和孩子邀请巴恩斯老师参加一次他们的家庭聚会,十年后史蒂夫会成为一名成功人士回母校演讲,巴恩斯老师将热泪盈眶的拥抱他并动情的对台下的学生说史蒂夫是他教过的最好的学生然后校长会给巴恩斯升职加薪或者发个十年来最敬业的老师奖章神马的。

妈了个蛋,他是怎么拿错剧本的。


评论(22)

热度(395)

  1. 吴磊今天还是我的吗奇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