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Love Has no Pride 18 END

巴恩斯把那张粉红的请柬折来折去,他的老朋友Toro邀请他去参加私人生日派对,恶作剧般的送了一套不太得体的衣服给他,而这些衣服正堆在史蒂夫的眼皮子底下,他是故意放在那儿的,小心翼翼观察他的反应,史蒂夫微蹙着眉打量了一番后什么也没说,巴恩斯很失望。

没一会儿,巴恩斯惊讶的发现王宫的裁缝叩响了他们的房门,为王室服务多年的老利兹只对巴恩斯和史蒂夫点了个头就取走了衣服,巴恩斯心里暗笑一声,史蒂夫还是按耐不住了,他装出不高兴的样子,“利兹为什么要拿走我的衣服,明天我要穿的。”

“明天你会穿上该穿的衣服,宝贝。”史蒂夫扯了下嘴角。巴恩斯打赌史蒂夫自己都没发现他已经进入了控制狂模式,那透着冷气和威严的语气带着不容抗拒的逼使他臣服的力量,上帝,他现在就想和史蒂夫来一场火辣的性爱,Toro你挽救了我的婚姻。 

史蒂夫的爱抚一如既往的温柔软款,进入一如既往的强硬有力,只是结束后他侧起身体好让巴恩斯贴的更紧,“Toro今天给我打了电话,希望你过去多玩几天,我拒绝了他的请求,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一天都不行吗?“巴恩斯试探的问道,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史蒂夫纠结的眉头几乎划了个圈,“你那么想留在Toro那里?”
“我们好久没见了。”继续装,他才不想和喝醉酒后的Toro一起瞎闹。
“我们?对不起,我们指的是你和他吗?”
“有什么不对吗?”
“我以为结婚以后你说我们的时候仅仅指你和我。”
“我和Toro认识的时候还不知道你在哪,老天,我不敢相信你居然因为这个生气。”
“我们,只有你和我,没有第三个人,除非是你给我生的小罗杰斯们。“史蒂夫抚摸他的腹部。
”喜欢孩子?“
”你生的,我可以容忍。“
”幼稚。“
”和这个国家分享你已经够糟的了。“
“所以我不能去Toro的派对?“
”可以去,不能留宿,十二点会有专车接你回来。“
”独裁!“
”你喜欢我这样,别以为我不知道。“
”娜塔莎果然是双面间谍。“
”不,她是伟大的婚姻咨询师。“
”你监听我?“
”你真的以为我会任你一直这么放肆下去?“
”你看起来像真的洗心革面了。“
”我爱你所以我必须向你坦白,如果你更喜欢我做传统好丈夫,我可以继续忍下去,但你总是不断给我惊喜,宝贝,你是上帝送给我的小天使。“
“我现在后悔了,混蛋。“
”太迟了,亲爱的。“史蒂夫满足的低声笑。巴恩斯给了他不轻不重的一拳,满满的调情意味。

巴恩斯见到Toro发自内心的高兴,Toro是他学生时代一起戏弄老师和其他乖学生的铁杆盟友,可惜自打他参军遇到史蒂夫后他把太多的精力花在史蒂夫身上忽略了Toro太久,如今终于得到机会弥补,他送了Toro极为贵重的礼物,而Toro更在乎的是他本人的到来,不像往年只有一封公式化的贺电,带着浓厚的敷衍和史蒂夫认证色彩。

“天哪,不敢相信史蒂夫真的会让你来。”Toro热情的拥抱他,“以前他都直接回绝我的所有要求,他可真是个大醋缸。”
“十二点等你吹完蜡烛我就得回去。”巴恩斯带着歉意的回抱他。
“你是灰姑娘吗?怕邪恶的继母发现你午夜偷会王子?他越这么绑着你我越不放你回去,看他能怎样。”
“别闹了,Toro,把他惹毛了我们都得遭殃 。”说完巴恩斯意识到他又把Toro塞进了“我们”的定义里暗自咬了下舌头,他必须要改掉这该死的习惯,不然下次史蒂夫就不会对他那么客气了。Toro会永远在史蒂夫的黑名单上占据一席之地,那意味着Toro再也别想跟他说上一句话。


巴恩斯在Toro的盛情招待下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威士忌一杯接一杯的下肚,被扶上车的时候晕晕乎乎,还没到家就睡的不省人事。

第二天早晨揉着宿醉的脑袋睁开眼被史蒂夫挂彩的脸吓了一跳,他丈夫的嘴角破了,额头有一块小小的淤青,巴恩斯深吸了口气,谁他妈这么胆大包天敢殴打他的丈夫。他抓过手机,为了不吵醒史蒂夫溜到阳台上拨通值勤特工主管的电话,那边刚接起来就迎来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你们就他妈这么照看我丈夫!哪个混蛋对他动的手,我他妈要去踢爆他的蛋蛋!什么,华尔街高管,那又怎么样,我还以为是克格勃特工呢!史蒂夫怎么可能打不过一个脑满肠肥只知道看股票点数的无耻葛朗台。他要做绅士也不看场合,那个笨蛋。行了,特勤组这个月没有奖金,太让我失望了!

“一大早这么大火气干什么。“

巴恩斯被突然从背后出现的史蒂夫吓了一跳,史蒂夫一把环住他的腰,“别怪他们,我没吃亏,能让我吃亏的只有你。“

“到底什么事让你跟泽莫男爵大打出手?“史蒂夫一向有着惊人的冷静和定力,他不会一时冲动的动手揍人。

“没什么。都解决了。”史蒂夫眼睛看着地面。

“说实话。你从来没在公共场合失控过。”

“他嘴巴不干净。”

“我猜不干净的内容跟我有关?”

史蒂夫不说话算是默认。史蒂夫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上辈子挖过泽莫男爵的祖坟以至于这个和他没有什么交集的男人心心念念的试图扳倒他,国会里反对派三分之一的资金支持来源于他的财团,眼见他和巴恩斯结婚,扳倒他的美梦永远不能成真后便在各种场合诋毁巴恩斯一家,一逞口舌之快。他没亲耳听见就算了,想要所有人都喜欢他和巴恩斯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他也不介意被一小部分人骂一骂,可昨晚华尔街年会邀请他去和诸位银行家交流,如果不是巴恩斯去参加Toro的生日派对他一个人在家倍觉寂寞他根本不会应承这种场面。

他比旁人灵光的耳朵听到了泽莫在角落里嘲笑巴恩斯一家,说老国王被史蒂夫吓破了胆不得已把儿子的屁股卖给史蒂夫保平安,一句话侮辱了一大片。也许是巴恩斯此刻不在他身边让他失去了平常的温和友善,所有人都以为巴恩斯才是坏脾气的那个,他们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史蒂夫径直走到泽莫面前干净利落的把杯中残酒泼到了他脸上。

周围的华尔街人士都傻了眼,下一秒泽莫就和史蒂夫扭打在一起,史蒂夫的怒火烧的噼啪作响,但他明白不能用海豹突击队里那些一击必杀的技巧,否则会闹得不可收拾,他们像寻常人一样毫无章法的只凭拳脚和反应对殴,史蒂夫原本占尽上风但不巧一位女士惊慌失措的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慌张的不知道该躲到哪里才能避开这两只斗红了眼的公牛,泽莫利用了这位可怜的女士,史蒂夫挥出去的拳头不得不生生收住,这才给了泽莫机会打伤了他的嘴角和额头,特工组冲进来维持秩序,史蒂夫喝令他们不准动,“这是我的私事。”

泽莫男爵最后捂着鼻子血流成河的被人架了出去,史蒂夫盯着他被架走的方向看了半天后回头环顾所有在场人员,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删掉你们手机里的视频和照片,不配合的我会记住。“

“人们说浪漫已死,“巴恩斯转过身吻他,”这是我收到的最浪漫的礼物。“

史蒂夫摸了下鼻子,“为你打架?“

“没人为我打过架,你是第一个。“巴恩斯吮了一下他的舌头,含糊不清的说,”真希望我当时在那儿。我应该在你凯旋之后和你来一个胜利之吻。”

“现在补也不迟。“

他们缓慢的享受的亲吻着。这个早晨美好又漫长。像之后的很多个早晨一样。


“Toro请我们去他家马场玩。“巴恩斯扬起一个微笑。Toro,我们,他再也不会弄错。

“不去。“史蒂夫拒绝的很干脆。

“他家的马不咬人。“

“我不喜欢他。“

“我想去,那里没有狗仔队。“

“好吧,我有什么好处?“史蒂夫贴着他脖颈上的皮肤轻轻吹气。

“As dirty as you want.“巴恩斯开出价码。

史蒂夫想了一会儿,“成交。”


----END----

评论(35)

热度(404)

  1. Pittpan奇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