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来玩儿嘛的脑洞# 384和冬兵互穿以后....续的续的续的续的续

上一篇

Chris在冬兵常时间的注视中煎熬。今天本来没他的戏,导演临时叫他过来补拍一个镜头,Chris捏了把汗,还好完成的比较顺利。昨天晚上他给冬兵上了一堂关于如何执行片场任务的课程,冬冬,记住在片场你叫384, 那个头上没什么毛的家伙叫你干嘛就干嘛,看到女士要微笑,不不,是这样,把唇角勾起来(用手指戳冬兵的嘴角),不对不对,哎哎,嗷,不准打人,不准打脸。好吧,不笑也行,但也不能那么凶.哎,别走啊。

我不是那个什么384,我不知道什么是演员,这个任务蠢透了。
Chris叹了口气,我不是叫你演384,我是在教你保护自己。
我能保护自己。
我知道在那个世界你很厉害,但你现在处境不同,你孤立无援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不是所有危险都能用拳头解决的。
冬兵沉默了一会儿,我有你,你一直在帮我。
Chris脸一红,他知道冬兵什么意思,但这家伙直线球似的说话方式还是让他有点招架不住。他尴尬的清清嗓子,我帮你也需要你配合,一个巴掌拍不响。
要微笑?
384喜欢笑,随便谁讲个笑话就笑的前仰后合(冬兵皱眉),你不用像他那样,你只要见到女士们的时候笑一下就行了。反正在片场大多数人不太在意。最多以为那家伙入戏太深。
冬兵默默听他说完,我不会笑。
你以前会,现在一定也会,微笑是人类的本能,那帮坏家伙洗不掉这个。我教你。不过你要答应我这次不能揍人。
冬兵从鼻腔里哼了一声。
教学半小时以冬兵露出勉强不吓哭路边小朋友的笑容为成果。Chris想想自己的导演梦,以后是不是指导演员都得像这样,时刻冒着毁容的巨大风险。

冬兵还在用看狙杀目标般专注的眼神看着Chris。Chris拿不准是不是该叫他先回酒店去。他后背冷汗直冒。不是怕的。是尴尬的。可那尴尬某种程度上也是他自找的。他把冬兵的秘密握在手心里,像小时候背着妈妈偷藏在衣袖里的司康饼。与其说他是冬兵在这个世界唯一信赖的人倒不如说是他一开始就没给别人机会,当然他可以安慰自己说冬兵也没有主动靠近过其他人。连好友斯嘉丽都被蒙在鼓里。他尤其佩服冬兵看漂亮女人如同得道高僧一样淡定,红粉骷髅,无趣无趣。384和他本人八辈子也不可能修出那般定力。

冬兵看着Chris一遍遍做导演要求的动作,枯燥单调,无聊的让他快睡着了。啊,过来一位女士,她亲切的向他打招呼,嘿,Seb,他原本想无视过去但又想起昨晚Chris的谆谆教导,一笑二收,完美。他是个好学生。为什么Chris还没有拍完那个动作?他想清理掉那个头上没什么毛的家伙。他讨厌老被他指挥着做些愚蠢之极的假动作。九头蛇偶尔也是有优点的,比如他们叫你去杀人那就真的是杀人。皮尔斯和他之前的那些人总是很有效率,不会像眼前这个笨蛋同样的动作叫人做上一百遍。

收工后Chris问他要不要去酒吧喝一杯。他点点头同意了。以前在俄罗斯有阵子执行任务期间他也会去酒吧喝点高度伏特加,他喝不醉,但他喜欢酒精烧灼喉咙的感觉,那种感觉很温暖,轻微的刺痛感提醒他还活着。

Chris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聊着,他不太懂Chris的世界,大部分时间只是沉默的听着。他听Chris说他和漫威合约结束后想去当导演,拍自己的电影,他听Chris抱怨没人去看他演的那些很不错的小成本电影,他理解的导演就是没毛家伙每天在干的那些蠢事,他不明白那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但Chris似乎十分向往。小成本电影和他现在拍的电影有什么区别他无从得知。九头蛇不拍电影。而Chris构思的电影既不需要最新型的飞机坦克也不需要暗杀刺客,没什么他能帮到Chris的。于是他继续沉默的听着。

Chris享受和冬兵聊天,像和他心理咨询师一样,更可贵的是冬兵不会胡乱给他奇怪的评价也不收他一毛钱。他突然觉得冬兵很像他想象中的朋友。最好最可靠的那种。但转瞬又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很可笑。冬兵是美国队长的朋友。曾经最好的也会是以后最好的朋友。这么说起来他有些隐隐嫉妒美国队长。

但美国队长又有什么好嫉妒的呢。那是个倒霉蛋。他最好的朋友被洗脑了对他喊打喊杀现在还坐在这里和他聊着不知所云的玩意儿。那个世界的冬兵,等等,那个世界的冬兵,Chris忽然担心起来,384如果去了那边的世界,那个战五渣在漫威的世界能不能撑过三秒,他深深的担忧着,眉头打结。

冬兵问他怎么了。

他一脸同情的看着冬兵,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搭档在你身体里怎么办?

冬兵严肃的思考了一下,大概会死的很快吧,他像谈论天气一样自然地说。

 

评论(20)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