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黑洞# 不能说的秘密 01

Warning:Dom/Sub  不懂的请百度 不适应的赶紧叉 依旧是lo主的恶趣味

他优雅的站起身,扣上西服的第一粒纽扣,面带得体的微笑和今天最后一个客户握手道别。大腹便便的主顾心满意足的离开后,他瞥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离他和那个人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考虑到曼哈顿糟糕的交通状况,说不定得领几张违规罚单才能准时到达俱乐部。

 供职于曼哈顿最顶尖的律师事务所,年薪百万受人尊崇,却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个秘密的时候他才十六岁,他被女友心血来潮的绑在床上,女友禁止他出声,禁止他扭动,禁止他高潮,那天他却比任何一次都持久,硬的像块烙铁,最后女友松开束缚让他自己解决,他感激的吻她像吻一个女王。他不敢把这个秘密透露给他交往的男女朋友,尽管社会风气比从前开放了很多但大多数对他这类人的定义仍旧狭隘的可怕,他们能大度的接受一个同性恋却多半会把他归类为变态。

他一周工作60个小时,周末白天游泳健身,晚上约Master在俱乐部“见面”。他对Master的情况除了俱乐部提供的前几任Sub对他的评价以及他白天的工作是一名骨科医生外其他一无所知。他工作繁忙案子经常会有突发状况,新的证据,新的证人,他无法像别的Sub一样交出时间掌控权,他做不到。俱乐部老板为他联系了六名Master候选人,只有两个人给了他回复,两个人都有附加条件,一个要求他住到Master家里,一个要求不见面。他明白他不再是炙手可热的鲜花美少年,他三十二岁了,没有那么多可以摆上桌面的筹码,Master会为一具年轻精致的肉体妥协,可他的资本已在岁月中无声的流逝了。他斟酌着两个Master开出的条件,住到Master家里显然不可能,他的工作不允许,而那个要求“不见面”的Master倒是让他有点兴趣。

 所有的Master都是控制狂。但是不见面如何掌控他呢。他要向谁臣服,服侍谁呢。他压抑的太久了,那种强烈渴求被掌控的欲望在他每一根细小的血管里奔跑跳跃呼之欲出。他可以拒绝,花钱去雇一个职业Master,但那不过是自欺欺人,Master每一个指令背后的真实含义都是为了取悦他这个本应甘心臣服的Sub,为了他付出去的每一张绿钞。他有足够多的钱去享受这样的专业服务,但他要的不是享受,释放内心渴望唯一的途径是找到一个真正让他尊敬让他心悦诚服的Master。

他不再年轻了,他想找个人定下来。和他相似的边缘人定下来。他知道这是种奢望,这个圈子里从来没有天长地久的传说。

 他想过几年他会换一份不那么忙的工作,安安心心找一个两情相悦的人,如果他或她足够爱他也许会在适当的时候配合他黑暗的小秘密,做个暂时的Master。那就是他能奢望的最完美的结局了。

 他开着最新款的玛莎拉蒂,看着前方的红绿灯焦躁的用手指敲击方向盘,他快迟到了,他不想让他的Master不悦。闯红灯是个坏透了的选项,和他并排的雪佛兰女司机向他抛来一个风情万种的眉眼,平常他会回以略带轻佻的微笑,他喜欢做个坏小子的感觉,可他现在没有这份心情,他盯着前方的红灯心里默默读秒。绿灯一亮他便一脚油门轰上去把那辆雪佛兰远远甩在身后。

 踏进VIP包间,刚踩上地毯,他的手机便传来短讯,“整八点,准时,很好。”

 他呼出一口气,脱掉西装挂好,房间的桌子上摆放着一盘精美的牛排和一杯香醇的红酒,又一条短讯“晚餐。”

 他抬头看了一眼屋顶闪着红光的监视器。

短讯,“不要做多余的动作。”

 “我很抱歉,Master。”他低头小声道。

他一边将牛排切成小块一边想,当初这个执意维持不见面原则的Master是唯一一个同意让他决定“见面”时间的人,那个让他住到家里的Master很明显打算二十四小时全面掌控他的时间,他无法接受。

再者他确实好奇这个Master调弄他的方式。

 这是他们第二次“会面”。第一次,他仅仅是在这个房间里展示了他的身体。他不懂Master对一具他不会抚摸占有的躯体为何要那么细致的观察。但Master越是离得遥远他对Master就越是渴望。他怀疑Master会接受他三个月如果他们依然对彼此满意可以考虑见面的提议完全是笃定他根本撑不过三个月。空气里的每一个因子都嗅的到他按耐不住的诉求。

 手机在桌上再次震动起来,短讯,“你脑子里嗡嗡的杂音打扰了我观赏你进食的乐趣,关掉它。”

“抱歉,Master。”

 他颤栗起来,为短讯里的威严而颤栗。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Master,他让他兴奋地颤抖。上帝保佑,他一定要熬过这三个月,他迫不及待的想见他。


评论(14)

热度(177)

  1. 乱序和奇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