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列王传AU 阔少!Steve/王子!Jack 07

06 戳

Jack上任后的工作多不胜数,他心如明镜父亲是要他知难而退。存心压垮他。他一天能和Steve见面的时间只有晚上短短的几小时。而那几小时大部分都被他用在了睡眠上。他想和Steve亲热,他无比渴望和Steve肌肤相贴的亲密,但他真的太累了。

Steve毫无怨言的接受一切让他更加内疚不安。

 差不多一周之后,Steve接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打进来的时候Steve正在和Jack共进午餐。是Steve把Jack从办公室接到餐厅的。

Steve接完电话,冲Jack抱歉的笑了一下。Jack的心往下一沉。Steve有事要跟他说,最坏的那种,他要离开基尔波了。

 “什么时候?”Jack故作平静的问。

“今晚。”

“夜航不安全。”

“反对派不至于为我一个无名小卒浪费炮弹吧。”Steve毫不在意的说。

Jack看了下表,下午两点,三个小时后要开例行作战会议,办公桌上还放着一堆未来得及审阅的文件,更毋庸提电脑里那些纷繁复杂未经商议的作战图,可他脑子里装不下这些。他现在只想着Steve要走了,要回新大陆了。说不定这一走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他窒息的红了眼眶。

 “Jack?”Steve担忧的看他。

Jack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松木的清香。Steve不用香水,这是他本真的味道。Jack抓住他的袖子,“回酒店。”

 “Jack,你还有工作。”

“我说,回酒店。”Jack压低了嗓音,语气几近凶狠。

回酒店的路上Jack沉默不语。下车的时候更是把Steve甩在后面头也不回的向前走。Steve刚打开酒店房间的门就被Jack拽进去,一路踉踉跄跄的推到床上,Jack舔着他美丽的嘴唇,像被象牙切开的石榴一样美丽的嘴唇,Steve着迷的看着他,Jack真美。Jack像没有明天似的吻他,明明看起来是Jack在主导这场热情的离别秀,可他自己的身体却在控制不住的发抖,他在害怕,他怕再也没有机会吻他。这个来自异国的男人,英俊温柔,在他晦暗的生活里点亮了一盏灯,照亮了他的生命,可他要走了,像他来时那样突然。

Steve说那批武器需要他回国布置,他说他很快就回来。但Jack的生命里出现过太多次意外,他不敢相信Steve会回来。他曾经希望Steve回去新大陆,离开父亲的势力范围,Steve会安全。但Steve不肯,他选择留下,如今他真要走了,他倒反悔痛心起来,说到底,Jack Benjamin骨子里还是个自私的混蛋。

 他坐在Steve身上,Steve被动的硬挺在他体内,他的脸湿湿的,他们终于连在一起了。他想长在Steve身上或者让Steve长在他身上,再也没什么能把他们分开。Steve轻轻抬手拭去他的眼泪,“别哭,我很快就回来,没什么好怕的,Jack,没什么好怕的。”

Jack没有为Steve送行。塞拉斯国王亲自到机场送行,他满意的看着Steve的私人飞机升空渐渐消失成一个黑点后侧身对Thomosina说,“带她去见Jack。”

Thomosina面无表情的走开,谁也听不见她心中的叹息,Jack,明知毫无胜算为什么你还是要和国王斗, 试图依靠一个异国商人扭转乾坤,太傻了。

Katrina Ghent的高跟鞋敲击着地面,Jack坐在她对面,冷冷的看着她。这个曾经用Michelle艳照和他前男友自杀视频要挟他的女人,他曾被迫和她订婚,又在母亲的授意下背弃婚约,她恨Benjamin家族入骨。这个富有的女人拥有多的花不完的钱,却不知何故对政府的权力有种病态的渴求,几次三番的要求用金条换内阁大臣的席位。

 政府军与反对派从交战到今天,Ghent一直左右观望不倒向任何一边。她恨Benjamin家族可她也不喜欢反对派。她一直在等,等Benjamin家族卑躬屈膝的向她磕头认错,等塞拉斯国王像个乞丐一样向她乞讨,她才会倨傲的施舍,而那个时候她可以提出任何条件。

 她知道Jack在塞拉斯国王眼里是粒随时可以丢弃的棋子,但Jack是曾经抛弃她让她丢尽颜面的未婚夫,她不在乎Jack做过多少人的婊子,她要报复,体面地报复。机会终于来了,Jack以政府军总指挥官的身份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总指挥官夫人的头衔还算动听。

 “好久不见,我亲爱的未婚夫。”

“你想要什么?”Jack没兴趣和她兜圈子,她出现在这里必然是父亲的意思,Steve的飞机还没离开基尔波的领空父亲就开始动手了。

“开门见山?很好。我来要回你欠我的东西。”

“我不记得欠Ghent女士任何东西。”

“你欠我一纸婚约和一场王室婚礼,亲爱的未婚夫。”

“请停止称呼我为你的未婚夫,我的未婚妻是Lucina Walter小姐,Ghent女士。”

“Walter家族早已和你父亲翻脸。不用我提醒你反对派的几大资金来源之一就是Walter家族吧。”

“Lucina和反对派毫无关系。”

“自从国王把你放出来之后你有多久没见过Lucina了?”Ghent讥讽的笑了一下,“一次也没有吧。真可惜,Lucina已经被你父亲流放到不知名的小岛上去了。真可怜,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被你牵连至此。”

Jack被父亲从囚禁的房间里拉出来时Lucina哭着抱着他,求塞拉斯不要杀他。那个善良的像百合花一样的女孩,如今不知所踪,全是因为他。

“签了这纸婚约。我会劝你父亲放过Lucina。”

Jack这辈子最缺的就是真心,这世上真心待他的人寥寥无几,一个死了,一个因他受尽活罪,还有一个,他希望他永远别再回来。Ghent的到来深刻的提醒着他Steve离开基尔波是最明智的选择。不能让他再踏上基尔波的国土,沾染他这不祥之身谁知道会给Steve带来什么样的灾祸。

 他抿着嘴唇沉思了好一会儿,最终提起笔,绝望而豁然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由着他们去糟蹋吧,他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呢。

第二天,抵达新大陆的Steve算好时差给Jack拨去电话报平安,然而不论他拨打多少次回应他的永远只有空荡荡的茫音。

Jack,出什么事了?


评论(15)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