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Love Has no Pride 11

上午十点零八分特勤局负责监控巴恩斯的行动组长谢里德向罗杰斯汇报巴恩斯王子自九点至十点之间已经往返洗手间四趟了,就在他汇报的时候王子殿下正捂着嘴朝洗手间再一次狂奔而去,他的症状看起来颇像饱受晨吐痛苦的某些特殊时期的女士们。罗杰斯皱着眉头挂上电话,他昨晚忙于公务没有回公寓,巴恩斯说不定开心过头在家里开了一场狂欢派对。一个人的狂欢派对。他做的出来。

 罗杰斯一推开洗手间的门就听见巴恩斯正在其中一个隔间里吐的昏天黑地,他把纸巾递过去,“有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巴恩斯顾不上理会他的调侃只回头瞪了他一眼继续趴在马桶前吐的生无可恋,吐了太多次除了水已经吐不出什么东西了,可那恶心的感觉依旧不断的上涌,他妈的,都怪那份该死的过期的泰国料理。老子要下令关掉所有的泰国料理店。

巴恩斯终于吐完了,脱力的靠在隔间的木板上闭上眼睛。他居然被一份料理折腾到这份上。连罗杰斯都很少把他搞到这个地步。他妈的太丢脸了。

 罗杰斯定定的站在他身边,他的肩膀碰触到罗杰斯结实的大腿,晕乎乎的脑袋里竟然想着这个角度倒是挺适合给他吸一发的。不过他现在拒绝任何东西进到他嘴里。罗杰斯显然也没有那个意思。

罗杰斯坚持要他去医院检查,巴恩斯像只不肯离家的猫一边徒劳挥舞着爪子一边被罗杰斯强硬的大手拽上了车,车门关上后,他反倒安静下来,突然笑出声,“你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罗杰斯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巴恩斯是在顺着他的调侃讲笑话,他看了一眼巴恩斯苍白的脸,极轻柔的接了一句,“你生的,都好。”这回轮到巴恩斯楞住了,他没想到罗杰斯会回应,或者说他没想到罗杰斯会这样回应。于是讪讪的收口,把脸别过去,看向窗外,装作不在意那句话在他心里泛起的涟漪。罗杰斯伸手揽住他的肩膀,稍稍用力往他的方向带了一下,巴恩斯没有挣扎软软的温顺的偎了过去。他累极了,靠一会儿也没什么吧。

戴着金丝眼镜的班纳博士看起来文质彬彬,但传说他发起火来能拆了半栋大楼,不知真假。巴恩斯对他露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过期料理和两瓶冰镇啤酒。”班纳博士推了一下眼镜,“请张开嘴,殿下。”

 班纳博士检查了巴恩斯的咽喉又按了按他的胃和肚子,在处方单上刷刷写了几笔,“喉头有点水肿,吃点消炎片,”顿了一下后看向罗杰斯,“等他恢复食欲之后给他吃一点半流质的食物,喝点热水或者温牛奶,休息两天就好了。”

 “过期料理?”罗杰斯挑起一边的眉毛,“那盘泰国料理是你上礼拜叫的。”

“我把它放在冷藏里了,冰箱难道不是应该保证食品新鲜的吗。”

“你知道外卖的号码就在电话的旁边。”

“我懒得打。”

 班纳博士轻咳一声,“两位,我还有其他预约的病人。”

 罗杰斯抱歉对班纳博士笑笑,“耽误您时间了。”

班纳博士回以礼貌的微笑,“出门右转,不送。”

 “我喜欢这个医生。”巴恩斯宣布。

“你明天可以申请复诊。”

“不要。”

“你说喜欢他难道不想多见他一面?”

“不,我只是喜欢他这派头,这年头见到一个不对你点头哈腰的人太难了。”

“没人对我点头哈腰。”罗杰斯无奈的笑。

“他们心里点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一样,恨不得趴下来扯你的裤腿。”

“我很确信没人扯过我的裤腿,好了,我送你回去休息,这几天不用上班了。”

“我可以出门逛逛吗?”

“不行。”

巴恩斯耷拉下脑袋,罗杰斯笑着揉了一下被巴恩斯一把打开。

罗杰斯目送巴恩斯极不情愿的踱进公寓楼弯起唇角。一向沉默寡言的司机老弗朗西斯忽然开口道,“阁下难得好心情。”

罗杰斯笑了笑,“他不舒服的时候才会把小猫爪子收起来。”

 “说真的,你们为什么不结婚?”

“弗朗西斯,你话太多了。”罗杰斯脸上的笑容倏然而收。

 老弗朗西斯立即把嘴闭的紧紧的,他比后座的男人年长二十岁,可他怕他,罗杰斯待人并不盛气凌人也许是因为他知道他不需要那些虚张声势的东西。他有足够的权威让人害怕。

 他做这个男人的司机有好几年了,这个男人和巴恩斯王子的关系像猫和绒线团,缠在一起密不可分又乱七八糟无从梳理。他摇摇头,他老了,当初罗杰斯挑他做司机最看重的是他不多话口风紧。年轻人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他操不了这份心。

到办公室后,罗杰斯敲了一下他秘书的桌子,“取消今晚和能源部长的会面。”

“好的。”安娜不是最出色的秘书但她最大的优点是不该问的从来不问。

 巴恩斯百无聊赖的在家里把电视台从1按到300,再从300按到1,啊,无聊的快疯了。他吞了几片消炎片,下午睡了一觉,起来清了清嗓子,好像舒服了不少。依旧没有食欲,罗杰斯个混蛋,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还不准他出门自己找乐子。

客厅的灯突然被打开,巴恩斯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适应光线,他窝在沙发上睡着了。看了一眼挂钟,六点整,罗杰斯今天回来的真早。奇怪,他不是应该有一堆这个会那个会的要参加么。

 罗杰斯脱下军装挂好,转身走进了厨房,巴恩斯爬起来晃晃悠悠走到厨房门口看见罗杰斯熟练地套上围裙,打开灶火,这不是他第一次见罗杰斯做饭。他只是疑惑为什么罗杰斯总是自己动手做。只要一个电话,王宫里的厨子就会为他赶制一大桌精美的菜肴每天不重样。可他偏不。

 他炖了一锅巴恩斯喜欢的有小肉圆的粥,给他盛的时候把肉都挑了出来,巴恩斯盯着那些被剔到另一个碗里的肉无声的用眼神抗议,罗杰斯轻笑,“你这两天不能吃荤。”

 热粥的香气软化了罗杰斯的轮廓,巴恩斯恍恍惚惚的看着他,心里想,他一直这样就好了。他可以一辈子这样看着他。

 巴恩斯的眼睛湿湿的,像泛着月光的河流。罗杰斯什么也没说,只垂下眼睛催促巴恩斯趁粥还没凉快些吃掉。

 生病的时候人难免多愁善感,会生出一些荒谬的柔软情怀,等他好了,他就会忘记,他会重新变成高高在上的王子殿下,一不小心就会从他的指缝中溜走。


评论(23)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