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脑洞全靠自产悲桑逆流成河
http://weibo.com/u/5573308310/home 欢迎来玩

Love Has no Pride 04

Warning: 大盾是黑的

詹姆斯的确恋爱了,瞧他没人时那一副自顾自傻乐到病入膏肓的表情。汤姆和亨特都佩服的看着安东尼,安东尼得意的哼哼,信东尼得永生。

过了两天,汤姆感觉到事情不太对头。他拉住安东尼咬着他耳朵说,你说詹姆斯和萨姆副官好上了我觉得不像。

你没看到他早上起来时一脸荡漾的傻笑么。安东尼鄙夷的说。

萨姆带我们操练时连眼角余光都没留给詹姆斯。詹姆斯也没有含情脉脉的紧迫盯人。倒是罗杰斯教官和詹姆斯频频对视。

你是白痴么。罗杰斯看詹姆斯不顺眼天天变着花样挑他错好把他整的哇哇大叫,那是他的每日必修。詹姆斯咬牙切齿恨不得把罗杰斯大卸八块那明明是充满了敌意的对视。詹姆斯说不定已经盘算好了新兵训练结束后让他国王老爹把罗杰斯给派去北极喂熊。还有教官和学员禁止恋爱。被抓住的话萨姆的军人生涯就完蛋了。

噢~,汤姆又一次恍然大悟。

与罗杰斯恋爱的快乐在詹姆斯心中像雨后春笋一般每天都在一节节拔高。某天晚上罗杰斯把他的身份识别牌挂到他脖子上让他咬住堵上那些不时泄露出来的呻吟。他的嘴里充满金属的味道,罗杰斯一下一下把他送上顶峰。一切不能更好。然而三个月的新兵训练从漫长痛苦的开始到时光如梭的结束。詹姆斯不得不面对他和罗杰斯即将分别的现实。罗杰斯什么也没说只是要的更凶更狠。

坚持下来的新宾终于等到了荣耀的一刻,他们真正成为了海陆中的一员,胸口骄傲的戴着金色的徽章。

最后一夜,教官们摘下冷酷的面具和曾经被自己折腾的哭爹骂娘的学员们笑做一团,大家不停的用训练中的糗事互相调侃,每个人脸上都挂着轻松的笑容。但A组的罗杰斯教官缺席了这场难忘的离别之宴。詹姆斯遍寻不到他的身影。副官萨姆把他拉到一边,悄悄在他耳边说,海豹那边有紧急任务,他来不及和你告别了。詹姆斯吃惊的看着他。萨姆拍拍他后背,别紧张,你们的秘密很安全。

 詹姆斯脚不沾地的往罗杰斯的宿舍赶。下次见面犹未可知,至少让他再看他一眼,让他再吻他一次。

他太心急没听到门后的动静,被眼前的景象惊的呆立在原地,像根木桩似的杵在那里。罗杰斯赤裸着上身和一个衣衫不整的妖娆女人缠在一起,那女人的手消失在他的裤子里,罗杰斯的手放在她高耸的胸脯上。

罗杰斯看见他闯进来明显一副偷情被抓的震惊脸。詹姆斯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的。罗杰斯在他身后大声喊他。但他没追出来。那女人强拉着他,他怎么有脸出来。

他丢了魂似的回到营地和汤姆他们拼酒。除了酒他再也不想碰别的东西。喝着喝着就醉了,安东尼安慰他别难过别难过不就是失恋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回头哥给你找一个比萨姆帅一万倍的。

罗杰斯,你个杀千刀的王八蛋!詹姆斯大声吼。

是是是是,他是王八蛋,把你欺负的那么惨。

他背着我搞别人!我诅咒他一辈子不举!气壮山河的吼完后,詹姆斯一头栽倒醉的不省人事。

喝傻了。安东尼无奈的看着他,招呼汤姆和亨特把他抬回营房。

此后,服役两年间,詹姆斯再也没有见过罗杰斯。

巴恩斯踢走脑中闪回的那些片段,感叹他当初怎么能那么傻。签完了助理堆放在他面前的文件,伸个懒腰,准备打个盹。手机震动起来,打开信息一看,五分钟。不用问这是什么意思。他估算了一下到罗杰斯办公室的距离,如果乘电梯光是等待就会耗上不止五分钟,最直接的方法,走安全楼梯,一口气爬二十层,冲进罗杰斯办公室,双手扶着膝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那机械一样的声音响起来,五分零两秒,你退步了。

巴恩斯狠狠瞪他一眼,也不想是谁让他早上起来腿都在打颤。他不会控诉罗杰斯。原因太简单,因为没用。罗杰斯只会把绝对服从命令不允许找任何理由那一套扔他脸上。那是他在海陆受训时罗杰斯给所有学员上的第一课。只是不曾想他如今都堕落到躲在办公桌后面还被他几年如一日的训着。

下午你代国王会见一下比利时新派驻的大使。没什么重要的事情,礼节性拜访而已。罗杰斯平静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

你知道,我有两部手机,桌上还有一部内线电话,你他妈天天这么玩有意思?巴恩斯眼里燃烧着愤怒的小火苗。

我想看你的脸。

老子自拍给你。

我讨厌数码产品,所有的。

巴恩斯气结。

五分零两秒。罗杰斯重复了一遍那令他不满意的成绩。

巴恩斯攥紧了手中那部造型小巧外表圆润的手机,王八蛋,又来了。他在罗杰斯审视的目光下,搭上自己的皮带扣,气呼呼的拽掉,法兰绒的裤子堆在脚边,下身瞬间赤裸,暴露在金发男人的眼前,他没穿内裤,如果你的内裤从来派不上比如帮你遮挡一下臀部这样的用场的话你也不会想去穿它。

他绷紧了肩膀,走到罗杰斯面前,转身,两只手撑在桌面上,脊背弓起,双腿打开与肩同宽,罗杰斯满意的勾了一下唇角。

那部作孽的手机被装进安全套里,巴恩斯咬紧了牙关。

由于之前被开拓的十分彻底,手机被推进去的时候并没有遇到多少阻碍,巴恩斯也没有觉得很疼。只是有些胀的难受。罗杰斯不会用除了他胯下那根巨物之外的东西刻意伤害他。不是他高尚而是他无可救药的自我崇拜。

手机被推到最深处。巴恩斯一动未动。

乖孩子。罗杰斯在他臀部上落下一个吻。

我可以离开了吗?巴恩斯呼出一口气。

Sir。他又加上一句。

罗杰斯简约的点了下头。

巴恩斯套上裤子,重重甩上红木门,发出碰的巨响。

门外罗杰斯的秘书见惯不怪的叹息,殿下每次和司令谈话都这么大火气。司令真是好脾气。

---为了让大盾黑一下居然铺垫了两章半  大盾你怎么如此难黑--------

PS求手机号码的妹子们放过吧唧弟弟吧

评论(20)

热度(298)